当前位置: 首页  >  体育文化 > 正文
冰壶的变与不变
发布时间:2020-12-22 信息来源 : 中国体育报 作者 : 彭晓烯

  作为世界上最古老团队运动之一的冰壶,无论外在形式如何变化,内在的精神贯穿其中,成为冰壶独特的DNA。
  变化的是形式。早期的冰壶只是在冰冻的湖面和池塘上玩的一种游戏,随着参与人群越来越多,冰壶俱乐部开始出现,皇家苏格兰冰壶俱乐部被认定为冰壶俱乐部之母,并诞生了世界上第一个冰壶运动规则。19世纪左右,随着苏格兰人在寒冷季节的迁移,冰壶也传播到了世界各地。
  冰壶进入冬奥会的历史不长,1993年6月22日至23日,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在洛桑举行会议期间,长野冬奥会组委会正式同意把冰壶纳入到1998年第十八届冬季奥运会的正式比赛中。
  中国发展冰壶的时间非常短。1995年3月11日至15日,在哈尔滨冰上基地举办了中国体育史上第一届冰壶讲习班,来自北京、沈阳、吉林和黑龙江省本地学员近50人自费参加了培训。时间虽短,但影响深远,担任多届全国冰壶锦标赛、全国冰壶冠军赛裁判长的王珂便是其中一员,他当时在哈尔滨工业大学体育部任教。“在学习的过程中,我逐渐喜欢上冰壶,为我今后在冰壶的发展打下了基础。与我同期的学员中不少成了国家冰壶队的教练。”王珂回忆说。
  中国冰壶经历过艰难也站上过巅峰,2005年中国女子冰壶队首次在世锦赛上亮相并取得第七名的成绩,2006年世锦赛上女队又获得第五名的成绩。2007年,中国成功举办了太平洋青少年冰壶锦标赛、亚洲冬季运动会冰壶比赛,标志着冰壶运动在我国的开展得到国际的认可。2008年,中国女子冰壶队获得世锦赛银牌,次年更是夺得金牌。但随着“四朵金花”逐渐离开国家集训队,中国冰壶队一度面临“接班”难题。面对2022年冬奥会的主场作战,国家集训队积极探索训练模式,拓宽选材渠道,现在的国家集训队组成更加多元。
  不变的是精神。在冬奥项目中,冰壶的裁判员最为“隐身”。没有身体直接对抗,大部分时间运动员都秉承绅士精神自觉进行,如平昌冬奥会男子冰壶比赛中,在中国队与挪威队的附加赛第三局第三投结束后,巴德鑫不小心碰到了对方位于外围的一只壶,对方没有看到,巴德鑫主动跟对方道歉之后,在接下来的第四投主动打飞了一只壶。“冰壶的裁判存在感确实很低,可以说是‘不希望裁判员过多出现在镜头当中’,如果一场比赛裁判频频出现,那就说明这场比赛可能出现了很多问题,比赛的观赏性也大打折扣。”冰壶裁判王珏这样解读裁判的作用,她将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上成为首位中国冬奥会冰壶比赛执场裁判。她同时也是一名青少年冰壶教练,她表示冰壶的团队协作和绅士精神对青少年的成长非常有益。
  时代在发展,冰壶也在不断变化,而在变化的外表下,是百年积累的精神内核。(转自12月22日《中国体育报》02版)

【打印】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