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体育产业产业信息正文
 
​透视林州滑翔运动变化:伞花朵朵等风来
发布时间:2019-11-26 来源:中国体育报 作者:丰佳佳 字体:

  中国航空运动协会近日发布的《航空飞行营地星级划分与评定》草案《编写说明》中提到,截至2019年上半年,我国正式命名的航空飞行营地200余个。而业内人士预估国内航空飞行营地将在5年内达到2000家。
  “当我决定承包林虑山山头时,很多朋友觉得我玩滑翔伞玩得脑子都不清楚了。一片秃山,山路都是细窄的土路,除了我们几个脑子‘发烧’的人,谁还会上山玩滑翔。但是,自从固定降落场建成后,随着体育旅游热潮的兴起,近几年到林虑山体验滑翔的游客倍增,今年大众体验的人数已突破10000人次,专业滑翔选手滑翔次数也已突破4000人次。世界杯、世锦赛等高水平赛事让林虑山滑翔的招牌屹立不倒,航空运动大众休闲化发展让我们看到航空基地发展的无限可能。”在河南安阳,林州林虑山滑翔基地负责人陈广玉接受记者采访时发出感叹。

“滑翔梦”从安阳林州启航

  林虑山滑翔基地建设升级是陈广玉一手张罗的,不过,他说自己并不是最熟悉林虑山——太行大峡谷这片空域的人,“宋俊明在林虑山净滑翔时间超过2000小时。”
  宋俊明,E级滑翔伞飞行员,曾飞越华山、飞出黄山环线、2016年飞越四姑娘山,2018、2019年连续两年入选滑翔伞世界杯总决赛大名单,被业内誉为“中国滑翔伞第一飞人”。对宋俊明来说,最美的滑翔体验就是在林虑山,那里是他滑翔梦启航的地方。
  1998年,刚刚高中毕业的宋俊明听说林州有一个地方能学滑翔伞,向来酷爱户外运动的他报了名。老乡陈广玉早他两年报名,成了他的师哥。从此以后,滑翔伞就成了他们生命中最美的那片云。

20年坚守 守来云开雾散

  上世纪90年代到本世纪初,各地体育部门组织的滑翔伞比赛较少,更没有商业表演赛的概念。“全国各地伞友就互相攒局做东办比赛。记得河北保定满城和四川江油窦团山办了几届滑翔伞比赛,但也是断断续续,最近几年赛事也断了。”陈广玉回忆道,1998年到2001年,林州的滑翔比赛也中断了几年,那段时间他们外出参赛的队名是“林州滑翔队”。
  因为有陈广玉等一批狂热爱好者坚守,林虑山开始成为国内滑翔伞运动员和教练员的摇篮。“国内航空协会注册的国家级滑翔伞教练有60多人,其中8个是林州籍,林虑山培训的滑翔伞运动员更是上千。”谈起林虑山在滑翔伞人才培养方面的成绩,陈广玉满脸自豪。
  为更好地组织比赛,陈广玉等自发申请成立了林州市滑翔运动协会,负责接待国内外滑翔爱好者来林州体验滑翔,“大家费用都是AA制。”
  宋俊明同记者分享了这样一组数据,1998年他学滑翔伞时,国内注册滑翔伞飞行员刚满100人,到2007年他想申请飞行执照时,他的编号是2750。“近十年间,增长数量不到3000,速度确实太慢了。”但近几年,这个状况在改变,随着国内滑翔基地数量越来越多,滑翔伞注册飞行员数量开始上涨。“现在注册飞行员人数已经过万,近两年每年的增量都在翻番,3年后,注册人数达到50000不成问题。”宋俊明说道。

滑翔热 引来“邻里纠纷”的烦恼

  2002年,安阳市政府重启林州国际滑翔公开赛,得益于互联网社交平台的崛起,林虑山开始被世界各地的滑翔选手关注。此时陈广玉意识到,对于滑翔伞,他不能再抱着“玩”的心态了。他想到成立滑翔伞运动俱乐部,而办俱乐部的前提是有自己的运动基地。
  从那时起,林虑山滑翔基地在陈广玉的张罗下,一点一点地发生着变化。起飞场、赛事服务中心、双人伞体验咨询中心等配套设施陆续完善。无论是举办专业比赛,还是接待大众体验者,降落点都在山脚农田的临界点。直到2015年,林虑山国际滑翔公开赛已发展成安阳航空节重要的板块,举办滑翔伞世界杯测试赛、分站赛,规模越来越大,来体验滑翔的业余爱好者越来越多,同山脚下村民的冲突也随之增多。

政策东风劲吹 化解场地难题

  “我们不能为了发展滑翔运动就糟蹋老百姓的庄稼。”为此,陈广玉申请在山脚建设永久降落场地,希望安阳市政府能协调用地,“只用了一个月,用地就协调出来了,看到政府真切的支持,一下子觉得自己心里有底了。”
  “我们赶上了好时候,国家政策推动体育产业发展,省市政府落实发展体育产业项目,这些年林州滑翔通过不间断的举办世界高水平赛事,成功树立了品牌,并被大众认可。”陈广玉说道。
  在陈广玉为林虑山滑翔基地做下一步发展规划时,宋俊明也在2015年前往西安秦岭鹰嘴峰建设新的滑翔基地。今年,宋俊明常打电话回来催他牵头做滑翔伞安全标准。
  在刚结束的“我要上全运2019陕西省滑翔伞公开赛”上,作为赛事“总指挥”的宋俊明又与带队参赛的陈广玉碰了面,两个老男孩围绕“滑翔梦”又碰撞出了新火花。(转自11月26日《中国体育报》01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