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首页竞技体育竞技新闻正文
 
直通天津主帅们谈全运会男排成年组预赛
发布时间:2017-04-17 来源:中国体育报 作者:周圆 字体:

  第十三届全国运动会男子排球成年组预赛战罢,上海、解放军、河南、山东、北京、浙江6支队伍脱颖而出,获得了晋级天津全运会决赛阶段的门票。他们为何能够在如此重要的比赛中笑到最后,各位主教练发表了自己看法。

上海男排沈琼

  虽然距离2016-2017联赛结束只有两周的时间调整,但是上海队在“死亡之组”还是轻松出线。
  3比0澳门,3比1四川,3比1江苏,3比0福建,3比2河南,3比1解放军。6场比赛全部取胜,这是共两组15支参赛队伍,唯一一支做到全胜战绩的队伍。而在比赛过程中,李春晖、黄彬、韩添伊、张奕辰等更多的队员得到了出场,还使用了多套阵容。在联赛中打副攻的小巨人张哲嘉,客串打起了接应,表现让人眼前一亮。
  上海队的晋级过程甚至比联赛还轻松。对此,上海男排主帅沈琼表示,看似轻松,但其实每一场比赛都不好打,都要引起足够的重视。“全运会这样的赛会制比赛本来就不好打,而我们从联赛到全运会预赛,调整时间短,之前与福建队打了一场热身赛,而其实真正训练只有4天。”主帅沈琼表示。
  在比赛中上海队不断地变化阵容,沈琼坦言,这是不得已为之。“队员打完一个赛季高水平的对抗后,需要一段时间调整,队员伤病也比较严重。陈龙海的脚踝、戴卿尧的肩伤等,都给比赛造成了困扰。所以要进行阵容的轮换。”
  6场比赛,上海队几乎每一场的阵容都不相同,让对手摸不着头脑。“变阵让大家不适应,所以取得的效果还不错,但是如果大家熟悉以后,就很难赢得这样顺利。”谈到全运会决赛阶段的比赛,沈琼强调,现在这样的阵容,这样的水平,远远还不够,他还有大量的工作需要去做。

北京男排李牧

  没有外援助阵的北京队,实力减弱是事实,但令人没有想到的是直到倒数第二轮,球队才确定拿到了进军天津的门票。从比赛过程看,北京队的晋级过程并不像想象的那么轻松。7场比赛,3比1浙江,3比0香港,3比0湖北,3比2险胜广东,3比1逆转河北,3比1辽宁,1比3山东。尤其是3比2险胜广东,3比1逆转河北,都让全队吓出一身冷汗。
  四年前在四川德阳不被看好的北京队却拿到小组第一,率先出线。而四年之后,在实力较弱的B组,未能打出惊艳的表现。在主帅李牧看来,B组虽然强弱分明,但是比赛并不好打。“四年前,我们这支队伍是常年在一起磨合的,只有单庆涛、胡松两位主攻缺少配合。而且刚拿了联赛冠军,心态更好,大家都觉得拿冠军靠外援,所以很低调地打比赛,眼低手高,看似危机,但预赛却拿了第一。这一次看着容易,其实是一路都是险情。临场发挥,暴露很多配合问题。”
  “对手不是很强,调动不是很充分,觉得容易,造成眼高手低,临场被对手冲乱”。李牧说。和上海队遭遇相同的问题,结束联赛直接转换到全运会预赛的节奏。“联赛和预赛衔接时间紧,人员没有时间配合,有点赶鸭架子上架。”李牧强调,“我们这套阵容真正凑在一起比赛,基本上没有打过。队员很努力,但配合比较生疏。”
  相比联赛,全运会预赛北京队的阵容,年龄分化比较严重,康慷、初辉、单庆涛三位30多岁的老将,剩下的江川、刘力宾、张秉龙等,都是20岁出头的年轻人,没有全运会成年组比赛经验。“技术和思想配合上不默契,好几场球,其实都是死里逃生。这种状态打全运会决赛阶段肯定没戏。”李牧表示。

解放军男排陈方

  作为唯一没有外援而闯入联赛四强的全华班队伍解放军队,本身就具备一定的实力,他们在“死亡之组”最后一场对阵上海队之前,也没有遭遇到一场失利。
  解放军队这7场比赛,先抑后扬。3比2险胜河南,3比0完胜澳门,3比2战胜四川,3比0轻取江苏,3比0击败福建,1比3不敌上海。“比赛很艰苦,有两场5局的比赛,面对河南和四川,我们都是在大比分1比2落后的情况下坚持下来的。”解放军主帅陈方表示。“今年的全运会预赛,比历届都紧张,只有三个出线名额,每个队伍都有起伏,两场1比2落后,但凡有一场输球都不会是现在这个局面”。
  相比联赛,解放军队在全运会的比赛中,打得更有战斗力,拼劲更足。“我们在比赛之前,提前来秦皇岛十几天,虽然时间不长,但是解决了团队精神,体能问题和场上的拼劲。”陈方说。
  四年前,解放军队是最佳的状态,四年之后,队伍30多岁的队员增多,身体状况都在走下坡路,伤病增多,比如仲为君的肩伤就很严重。但在很困难的情况下球队还是能够赢球。“主要靠的是赢球的信念,解放军的斗志,毕竟全运会比赛,不到最后一分都不会放弃。”陈方强调。
  展望四个月后的全运会决赛阶段,陈方说:“要积极调动他们,挖掘潜力,相信他们会有上佳的表现。”

山东男排辛春生

  因为伤病的原因,山东男排没有能打进上个赛季的联赛4强。对于全运会预赛,山东队给予了足够的重视。身处强弱分明的B组,山东队从一开始就展现出强势。只是在出线之后,才2比3不敌浙江男排,但依旧拿到了小组第一名。
  除了负于浙江队之外,面对其他对手,山东队都能够4局内结束战斗,3比0赢下湖北,3比1战胜广东,3比1击败河北,3比0轻取辽宁,3比0零封香港,3比1力克北京。
  国手云集的山东队,面对同组对手相对较弱,但主帅辛春生表示,球队的自身状态并不是很好。“耿鑫因为脚踝的伤病,宋建伟因为手指受伤,之前的联赛都没有怎么打比赛,季道帅腿部的伤病,也一直影响着他的发挥。”辛春生介绍说。
  为了能够适应漳州的氛围,山东队3月31日提前一周就来到漳州,适应当地的气候。于是他们的比赛也是渐入佳境。“比赛顺序对我们也比较有利,对手先弱到强。第一场球打湖北,是遭遇战,队伍稍微有点紧,但赢下了。第二场对阵河北,相对来讲,对手没什么包袱,拼得比较凶。第一局输了,第二局打到23比23平,随后有惊无险地拿下。”辛春生说,这两场比赛获胜后,球队就找到感觉了。
  这次比赛,山东队是以年轻队员为主打比赛的,队长李润铭甚至是只打了对阵河北和浙江的两场球。对于年轻队员的表现,辛春生认为,整体表现不错,经过前几年冠军赛、锦标赛的锻炼,进步较多,相比之前比赛更稳定,7场球,打出了自信。
  尽管出线,辛春生认为球队还是存在很多不足。“遇到困难的时候,头脑不够冷静,显得急躁。心态还没有摆正,总是拿着联赛的水平看问题,但其实全运会每支球队都会很重视,全力去拼。”

河南男排梁杰

  能够从“死亡之组”杀出,河南男排的出线难能可贵。尤其是他们在首场比赛2比3惜败解放军队,形势较为被动。但是球队越打越放得开,最终拿到了一张宝贵的门票。
  河南男排7场比赛,首战2比3惜败解放军,随后3比0完胜澳门,3比0击败四川,3比1力克江苏,3比0零封福建,最后一战,在提前出线的情况下,2比3惜败上海。这次全运会河南队拼得很凶,最后一场对阵上海的比赛,崔建军、焦帅、李渊博都没有登场,“他们都有伤,尤其崔建军,打到第三场,腰部伤就比较严重了,不得已在打江苏队之前打了一针封闭。”主帅梁杰表示。
  能够在强组中突出重围,梁杰表示,队伍状态调整得比较好。“今年这次,这组确实非常不好打,强队都在这里,实力都是差不多。”梁杰说,“我们赛前做好了准备,训练和对手的研究前一阶段天天都在做,在秦皇岛进行了两周的封闭训练,专门适应了场馆,效果不错”。
  河南队与最终排名第四的江苏队,实力相差无几,他们3比1逆转江苏队,成为出线的最重要的一战。“那场比赛焦帅的分配球比较好,调动了各个队员,能够都打开。”梁杰指出。的确,那一战河南队表现最好的并非崔建军,而是年轻的接应杜坤宇。
  集体项目能够出线,团结自然很重要。“球队主力替补都一样,老队员状态很好,小队员冲劲十足。”梁杰直言。“队员技战术贯彻非常好,比赛中拦防、发接环节完成很好。更重要的是,这一次大家的心态比较好,放得比较开,只是在一些关键的比赛中,心态有所波动”。

浙江男排王贺兵

    四年之前,浙江男排以小组第一出线,四年之后,他们虽然没有获得小组第一,但是依然成功出线,这让主帅王贺兵自己都没有想到。毕竟目前的这支浙江男排,队员都是90后,他们在之前结束的联赛中,无缘8强。
    7场比赛,浙江队只是在第一场比赛1比3负于北京,之后他们连战连捷,3比2险胜湖北,3比0战胜广东,3比0击败河北,3比0完胜辽宁,3比2赢下山东,3比0轻取香港,取得了一张宝贵的全运会直通门票。
    回顾比赛,主帅王贺兵感叹说:“比赛很残酷,队员很争气,该赢的比赛都赢了,运气也好一点”。这次比赛能够出线,王贺兵表示,发挥出了团队的力量。“大家伙互相弥补,互相鼓励。”第二场对阵湖北队,浙江队在前两局的落后的情况下,上演了大逆转。这成为本次比赛的关键之战。“前两局输了以后,第三局队员没有放弃,这股韧劲比之前好很多。这与我们这两年比赛的磨练有关,这一次队伍要成熟一些。”
    由于无缘联赛8强,又早早保级成功。浙江队拥有了很充分的全运会预赛备战时间。“我们去北仑封闭集训了20天,把困难想得很多,各方面也都准备到了。”王贺兵透露。而作为一支联赛中下水平的队伍,浙江队这次比赛的心态很好,也是能够小组出线的重要原因。“我们把预赛就当决赛打,把自己的位置摆得比较低,这次比赛几支队伍水平都差不多,而我们队伍年轻队员较多,起伏比较大,在场上比较难控制,不知道会出现什么问题,但是通过联赛的锻炼,通过这次比赛,发现队伍的凝聚力有所增强,能够靠整体去打球。”王贺兵说起队伍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