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竞技体育竞技新闻正文
 
河北华夏幸福青训教练高畠勉的雄心无奈
发布时间:2017-01-18 来源:中国体育报 作者:林剑 字体:

  不少中国球迷对“高畠勉”这个名字还留有印象:2010年亚冠小组赛,以“中超卫冕冠军”身份做客日本的北京国安在大雪纷飞中3比1力斩川崎前锋,当时坐在主队教练席上的,就是高畠勉。
  但高畠勉和中国足球的缘分不止于此——去年年初,高畠勉和中超新贵河北华夏幸福携起手来,出任球队青训总教练。这个曾在日本创造过无数青训奇迹,被誉为“足球股肱”的优秀教练,开始了他在中国的工作和冒险。
  说冒险并不为过,毕竟在包括日本、韩国等很多亚洲足球强国眼中,中国足球水平还是偏低,尤其是青少年基础,更是薄弱,想要在这样的“沙漠”中培育出鲜花,谈何容易。但在高畠勉看来,恰恰因为中国足球有这样的潜力,才更坚定了他远赴中国的信心。
  “踢球的时候,我就喜欢在球场上寻找不同问题的不同解决方案,之后做了教练同样如此,能够帮助中国的青少年球员提高对我来说就是寻找不同答案的过程,因此我毫不犹豫就同意了。”高畠勉说。
  鲜为人知的是,高畠勉来到中国的另一大原因居然是北京足球名宿沈祥福:1988—1995年,沈祥福作为中国足协推荐的第一批中国运动员前往日本甲级球队富士通(川崎前锋前身)踢球,而那时高畠勉正是该队球员;1995年退役之后,沈祥福又成为了富士通青年队的助理教练、主教练,那段时间也恰好高畠勉退役后转型成为教练的关键时期。“之前有过和中国队友、同事工作的经历,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因此我很想来到这个国度,为中国做些贡献。”高畠勉说。
  河北华夏幸福打造“百年俱乐部”的理念也是打动他加盟的原因之一,高畠勉说:“在日本拥有五级梯队的俱乐部都很少见,但年轻的河北华夏幸福已经做到了。更加让人高兴的是,俱乐部位于河北固安的训练基地也开始兴建,到时候,梯队的训练、比赛将得到更好的保证。”
  执掌河北华夏幸福青训教鞭之后,高畠勉做的第一件事并不是强调战术思路、训练、比赛要求,而是给球员们“立规矩”,如今球队各级梯队的墙上都贴着诸如“打招呼时要看着对方眼睛”、“严守时间安排”、“不能走路吃饭”的队规纸,违反者就会受到处罚。
  高畠勉说:“在日本足球人,尤其是青训工作者看来,足球其实是一种人格培养,要让球员们在球场上是好球员,在场下是‘绅士’,这不但有利于他们足球水平的进步,对于将来踏入社会,也很有好处。”
  高畠勉的说法也得到了队员的认可,2000年出生的张辉说:“一开始接触这些规定真有些不适应,一不小心就违规,但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现在也意识到了教练这样是为自己好,也能真切感受到自己的改变。”
  而在足球上,高畠勉则要求球员们要做有自己意识、判断,“真正”的足球运动员。相比于我国固有的青训理念,教练对每一动作、每一技术、每一细节都有强制性的要求,日本教练只是教会球员各种方法,但究竟选择什么要让球员自己判断。球场上如此,生活中也是一样,有了认识,也就有了主动性、自觉性,意识到了现在的努力都是在为自己的前途负责。
  在高畠勉的调教下,一年来河北华夏幸福梯队取得了长足进步:U17联赛、全国青年锦标赛都进入了前八名。张辉更是直言,14—15岁的时候和鲁能踢,经常要输3、4个,但现在已经可以和对手抗衡甚至有一些优势了。
  高畠勉的雄心就是,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让中国足球的后备力量迎头赶上,将来也像昔日日本足球超越中国足球一样,再度反超日本足球。
  但就像所有奔赴异国,在全新工作环境中打拼的外来者一样,高畠勉也有自己的不解和无奈。
  最突出的一个,就是中国青少年球员足球意识的落后。“相比于技术能力的差距,意识的落后是很致命的,球员对比赛的把控以及对足球规律的掌握都有很大的不足,这应该与他们成长过程中没有接受更为严谨的足球教育有关。”
  另一方面,很让高畠勉吃惊的是,中国球员基本都是在很小的年龄就进入职业俱乐部梯队,和学校、社会完全脱节了。“在日本,也有小年龄就入队的情况,但却是极少数,大部分球员都是在16、17岁之后才会离开学校和家庭。过早的集体生活对于孩子身心成长都是不利的,尤其是他们的学习能力,这也是中国青少年球员普遍存在的问题。”
  中国老师、家长普遍存在的对孩子踢球不支持的态度也是高畠勉要克服的难题。在日本,足球已经成为超越棒球的“第一运动”,孩子们在选择爱好时的第一志愿一般都是足球。可在中国,足球似乎只是一种游戏、玩乐,而不是值得更多人众生努力、奋斗的事业。“作为世界第一运动,足球在中国不是最受欢迎的么?”
  高畠勉的疑问,拷问着中国足球、中国教育、中国社会,拷问着和足球相关的所有人……但愿随着我国足球事业的发展、社会认识的转变,高畠勉能够得到满意的答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