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竞技体育竞技新闻正文
 
船长与海 从抑郁患者到孤独“少年派”
发布时间:2016-11-03 来源:中国体育报 作者:陈思彤 字体:

  2008年参加沃尔沃环球帆船赛的绿蛟龙号上,第一次出现了中国人的身影,他的名字叫郭川。当时大概不会有人想到,这个面色黝黑,四川话里混合着山东口音的中年汉子能够在未来几年里以他的行动引起全球航海界的关注。

  郭川的故事,励志而生动,真实却不普通。

  备  忘

  10月25日约15时过后  帆船在美国夏威夷海域出现航速减慢的状况,郭川岸队在观察到这一现象后,尝试联系郭川,但郭川对卫星电话和互联网通信均无应答(由于郭川需要节省海事卫星电话的数据流量,他通常在不需要与岸队联络时关闭卫星电话)。此时帆船位于夏威夷西约900公里海域。此后,郭川持续失联。

  10月26日7时  靠近三体船航行海域的夏威夷火奴鲁鲁(檀香山)当地海事救援机构(MRCC)派出搜救飞机,前往事发地点。

  10月26日14时15分  郭川团队从洛杉矶总领馆得到反馈,领馆联系了檀香山的搜救机构,强调了对搜救工作的关切,要求继续搜索工作且加大范围。在第一架搜救飞机返航途中,另一架搜救飞机已经起飞进行搜救飞行。

  10月27日11时30分  乘坐美国舰艇驰援郭川的搜救人员已经设法登上了“中国·青岛号”,但在船上没有找到郭川。搜救人员已经收纳了郭川的个人用品,并在大约11时50分降下了三体船的主帆,降低船只漂行的速度。与此同时,海上搜救努力仍在继续。

  10月28日00时35分  国际海事救援中心搜救中国船长郭川的行动已暂时停止,但搜寻结果没有透露。

  10月29日20时45分  经过附近的中国货船确认前往搜救。当天郭川妻子预筹集200万用于搜救郭川。

  10月30日15时34分  郭川团队接到厦门远洋瑞安城号丁船长电话,瑞安城号已沿着法国专家提供的最有可能发现郭川的坐标四周搜寻了四个小时,但没有发现郭川的任何踪迹。

  11月1日  郭川团队前往夏威夷,正式启动三体船的营救计划,并在当地寻找搜救郭川的可行方案。在继续搜救郭川的同时,尽快营救三体船。

  同时,厦门远洋瑞安城号在郭川可能漂流海域搜救,仍无实质性进展。  ……

  超级金领放弃大好前程

  人不可貌相这句话用在郭川身上再合适不过。他早早就拥有了令人艳羡的工作和前程。1965年出生在青岛的郭川在人生前三十年顺风顺水,早早实现了儿时当科学家的梦想,就职于中国长城工业总公司宇航部,从事国际商业卫星发射工作,铁饭碗加金灿灿的前途,令人羡慕不已。别看外表憨厚,年轻时的郭川可是个时尚达人,上世纪90年代,他就开上了桑塔纳,业余时间滑雪、滑翔伞、登山,什么都玩。普通人如果拥有这样的生活,应该是余生足矣,但郭川却感觉心情不是很好,他始终都不喜欢工作中复杂的人际关系,不喜欢被办公室里的琐事困扰,也不太适应一成不变的朝九晚五的生活。1999年,郭川辞职,开始了崭新的人生。他付出的代价在一般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编制没了,要到手的房子也没了。

  自由自在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2001年,郭川在山东见到了自香港航行而来的“情怀号”无机械动力帆船。或许是缘分使然,郭川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帆船。同年,他作为团队成员登上“情怀号”参加了从香港到三亚的帆船赛,尽管当时的角色只是一名乘客,但他却永远难忘那次愉快的经历。今年环海南岛大帆船赛,形象大使郭川一到三亚就感慨万千,“你看看这个港口现在有多少船,你知道我那时候第一次坐帆船过来,这里什么都没有,船都不知道怎么停。”

  下船后,一路都是看客的郭川意外地得到了团队的邀请,于是,他很快有了和帆船的第二次亲密接触。再后来,他彻底被帆船的圈子接纳——2004年,青岛市为宣传奥运会,举行青岛与日本下关“奥运友好使者行”活动,郭川作为船长,驾驶着“青岛号”帆船将青岛市市长的信送到下关市;2005年,他参加了“青岛号”宣传奥运的“中国沿海行”活动;2006年,国际著名业余环球帆船“克利伯环球帆船赛”到青岛,组委会希望青岛奥帆委能推荐一位中国选手参赛,郭川再次入选;2007年,郭川前往法国拉罗谢尔深造试训,那里被称为帆船的圣地麦加。他在北京的法盟上了两个月的法语班,便只身一人启程。在法国,郭川充分发挥自己理科生的优势,很快就学会了高难度的课程。

  险些“逃离”绿蛟龙号

  2008年,全球最大的职业帆船赛事沃尔沃环球帆船赛为了打开中国市场,决定在青岛设立停靠站,并邀请一位中国选手参赛。郭川作为媒体船员,加入到绿蛟龙号的团队中,开始了他人生中最难忘的一次航行。

  起初,郭川觉得航行既新鲜刺激又好玩,况且媒体船员主要是用文字和影像记录船上生活。可是慢慢的,他发现自己无法融入这些船员的圈子,船上的其他船员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水手,甚至其他船的媒体船员也都有奥运会或者美洲杯的参赛经历,与他们相比,他没有任何优势。

  虽然郭川英语不错,但帆船圈里有很多独有的俚语,这是刚从事帆船运动几年的郭川根本无法听懂的。别人和他开玩笑,他愣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茫茫大海,无人倾诉,他一度患上了幽闭恐惧症,靠安眠药和抗抑郁药熬了一段时间之后,他觉得自己已经熬不下去了,甚至连打键盘的力气都没有。

  几个月后,当船队驶入青岛,那时正值中国春节,郭川一下船就受到了家乡父老的欢迎,但无人能读懂他勉强装出来的笑容下的无奈。当晚,在一个帆船酒吧里,郭川对记者的问题经常答非所问。他当时已经想好了“逃离”,他再也不想走上那条船。然而,一股强烈的责任感又促使他坚持下去,毕竟他代表的不是自己,而是航海领域还处于未被开发状态的中国。他的逃离可能会对中国的大帆船运动带来消极影响。带着家人和朋友的鼓励,带着一大包中药,郭川咬牙踏上了后面的旅程,而且状态越来越好。从绿蛟龙号上走下来时,他不但摆脱了抑郁症的阴影,而且对下一次航海也有了新的目标。

  一个人的环球航行

  随着对帆船的系统培训学习以及自身能力的逐渐强大,郭川的航海事业开始走向正轨。首先,他寻找到了合作伙伴刘玲玲,刘玲玲为他搭建了现代化的运营团队;其次,他开始规划一些有意义的航线,而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就是他最想去做的。

  那个时候,电影《少年派》正在中国上映,郭川比少年派更难,少年派的身边始终有一只老虎,而郭川只有一个人,他不能接受任何外力援助,而且将一个人在茫茫大海上度过100多个日日夜夜。

  经过周密的准备与布置,2012年11月18日,郭川从青岛出发,开始了他的40英尺级无助力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的挑战。其间,他必须独自一人驾驶纯靠自然力量驱动的帆船(可以使用电力导航照明等),不得靠岸或接受外界补给。郭川的航线是:从青岛出发,穿过赤道,经合恩角、好望角,最后穿过巽他海峡返回青岛。这是一条全新的航线,打破了有世界纪录以来的西方航线传统,首次以除法国、英国外的地区作为不间断环球航行起末点,开辟了世界航海史上第一条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的“东方航线”。

  我们简单记录一下郭川的环球航行中遇到的种种不可思议的困难——

  2012年11月20日,刚刚出发两天,“青岛号”龙骨挂上近海渔网,郭川花费两小时才得以挣脱;

  2012年11月27日,横风帆一个固定点的绳缆在与轮轴发生摩擦后突然断裂,郭川在一片漆黑的环境中花了一个小时才将面积约100平方米的横风帆铺在水面上并重新收好;

  2012年11月30日,“青岛号”行驶至热带风暴南侧,成功摆脱了灾难性天气的威胁;

  2012年12月27日,大前帆突然发生破损,帆坠落水中,郭川紧急将船停住,在漆黑的夜里花一个多小时把帆从水中捞起;

  2013年1月7日,大三角帆的卷帆器意外发生故障,导致帆的一条边被撕裂,暂时无法使用,郭川不得不临时换上小球帆替代;

  2013年2月25日 “青岛号”开始掉头北上,舱内的柴油发电机出现故障,经过紧张检修后恢复正常。

  这只是从船长日记中摘录的很少一部分,这样的故事多到根本讲不过来。

  郭川永远不能忘记,在中国的除夕夜来临时,他在船上奢侈地吃了一次泡面,电脑视频的另一端,妻子肖莉正带着两个儿子一起陪着他吃泡面。那是郭川永生难忘的除夕。

  2013年4月5日,郭川终于回家了,已经100多天没能睡过好觉,没能洗个舒服热水澡的郭川蓬头垢面,胡子拉碴,他扑倒在妻儿面前,长跪不起。就在几天前,他都无法确定能不能在台湾海峡的飓风中安然返航,但是他最终还是回来了。

  这次航行的意义已经远远超出一个世界纪录那么简单,世界航海界因此对中国航海刮目相看。中国人不仅仅只是看客,而是世界航海重要的参与者。在极度的孤寂、层出不穷的困难的挑战下,郭川的这次航行代表的是新时代的中国人勇往直前的奋斗精神,也是一个民族自强不息,勇于挑战的中国梦。

  “过去很多年,我们也是因为近代海上带来的耻辱,以前我们还没有发展的时候,没有能力,只能停留在想象上,现在这个时代,我们可以去做一些事情,社会在发展了,对海洋意识在提升,重新回来,复兴海洋,海洋的蓝色文明。以后大家都把出海当成一个你生活的方式来讲,更多人在谈论,我也希望能听到别人航海更多精彩的,叫我足以引起自豪炫目的事情,相信那个时候我们国家,走向海洋,很多精彩的故事已经发生,生活当中,至少多了很多不同的色彩。”郭川说。

穿越北冰洋 挑战新纪录

  环球不间断单人航行之后,郭川又将目光锁定北冰洋。

  穿越北冰洋将写下人类航海历史上的新篇章。从俄罗斯的摩尔曼斯克到白令海峡的普罗文登尼雅3300海里的航线此前从来无人驾驶帆船完整航行过。但是郭川以及他的团队经过精密的测算和长达一年多的考察准备后发现,这条航线每年都有短暂的时间可以通航,如果技术环节解决得当,这无疑又是一个新的纪录。

  “北冰洋航线应该是海上新丝路航线有机的一部分。我们讲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除了传统的南亚、西亚、东南亚和欧洲外,还要向东北亚开拓,一直往北走。如果能开通北方航线,也是对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一个新的诠释,也是很好的践行。”郭川组建了穿越北冰洋航线的团队,在2015年开启了北冰洋之旅。

  这次航程只有12天,但是凶险程度甚至大于环球航行,破冰雨、迎寒风、冲激流。“中国·青岛”号主要行驶在北纬75度附近,9月8日曾艰难行驶至北纬78度33分25秒,距地球北极点仅1271公里。据了解,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有人驾驶无动力帆船离北极点最近的地方。为逃离死亡冰区和极地狂风,船长带领船员们连续三次垂直90度转弯,应急改变航道。

  有惊无险,最终“青岛号”安然归来,船长的下一个目标是太平洋。单人驾驶帆船穿越太平洋,归航地点选在中国,这又是一次壮举。遗憾的是,这个纪录的挑战过程暂时中止……

  不过,只要郭川归来,他一定会重新挑战,不辱使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