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竞技体育竞技新闻正文
 
运动员 教练 记者里约奥运会上的七夕节
发布时间:2016-08-11 来源:总局政府网站 作者:葛会忠 陈思彤 刘小龙 字体:

  8月9日,对于中国人来说是个特殊的日子。这一天,是中国传统的情人节——七夕!
  有外国人曾这样说,中国是个最浪漫的民族,他们甚至把自己的配偶叫做爱人,而爱人在国外的意思就是情人,中国人是希望和自己的爱侣天天过情人节。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在这样浪漫的时刻,很多对夫妻、情侣都来到了里约热内卢,但是这些夫妻和情侣却因为奥运无法相守。对于他们来说,奥运会就是他们的情人,是他们的真爱。
  然而谁又能说,这样的七夕没有意义呢?   

运动员的情人节 煮你最想吃的面

  当记者告诉华天,今天是中国的情人节时,小伙子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才反应过来。华天很早就在自己的“脸书”上公布了自己和女友的照片,这个美丽的女孩也是一名骑士。华天说,女友也算是自己团队中的一员,这次也来到了里约为自己加油助威,并处理一些幕后的事情。“自从来到里约,每天都有很多工作,当然最核心的还是比赛。”他和女友是五年前认识的,彼此之间相处得很舒服,感情也特别稳定。两人还没有把婚姻大事提上日程,因为结不结婚对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同。华天告诉记者,女友在身边更多的是对自己精神上的一种鼓励,让他能有更大的力量参加比赛。在以三项赛第八名的成绩创造了中国马术的历史之后,华天说一定要好好感谢下自己的女友。
  庞伟和杜丽是中国体育代表团的模范夫妻。一提到庞伟,杜丽经常会笑着说老夫老妻了。里约奥运会上这对老夫老妻携手参赛,都参加两个项目。七夕节当天,两个人都在紧张准备各自的第二项比赛。目前中国射击队只有一枚金牌入账,庞伟和杜丽在自己的项目上都有实力冲击金牌,特别是杜丽在北京奥运会上就拿到过女子50米步枪三姿的金牌。所以两个人在赛前训练时弦儿还是绷得很紧。只有回到奥运村,才能简单地秀秀恩爱。由于庞伟在七夕的第二天就要出战男子50米手枪慢射,杜丽特意发了一条微博,写了句“轻松安心,完赛后煮你最想吃的面。”话不多,但听起来却非常温暖,并配发一桶方便面照片。
  朱启南已经是奥运会赛场上的“四朝元老”,雅典奥运会和北京奥运会上他在男子10米气步枪拿到一金一银,2012年伦敦奥运会颗粒无收。今年他将重点放在了男子50米步枪三姿项目上,而这个项目的决赛被安排在射击比赛的最后一天,所以朱启南必须经过“漫长”的等待。为了能冲击这块金牌,他在奥运会开始前就来到里约,这些天一直在积极训练,尽可能地保持好状态。七夕节当天,他不忘在微博上贴了一张自己三年前办婚礼时的照片。隔空向远在国内的爱人传递爱意。
  中国帆船帆板队的王爱忱此刻正在里约征战,妻子段鸣莉此前也是一名帆船运动员,北京奥运会前,两人在训练中产生爱意。2013年全运会后,王爱忱本来萌生退意,然而放不下这片湛蓝的大海,最终又选择了坚持。段鸣莉则默默支持丈夫的选择,把家里的大小事情都承包下来。这个七夕节,他们注定不能相守,不过段鸣莉理解丈夫的选择,她最大的愿望,就是丈夫能带回来好的成绩。   

教练员的情人节 成绩是给你的最好礼物

  七夕佳节的时候,中国女子举重队教练陈勇几乎时时刻刻陪伴在一位他非常在乎的女性身边。“我们之间甚至不需要特别的沟通,通过观察一言一行,就能感知她是不是紧张。”陈勇说。
  这个人并不是他的妻子,而是8月9日刚刚在里约奥运会女子举重63公斤级决赛中创造世界纪录的邓薇。陈勇就是邓薇的教练,也是最了解邓薇的人。
  “很高兴在这个七夕的时候,我的队员能够取得今天的成绩。这也是我的教练生涯的一个新起点。”陈勇说,“这也是一个最好的礼物,送给她,因为是她的默默支持,我才能取得今天的成绩。”陈勇所说的她,就是多年来聚少离多的妻子。
  由于把太多心思花在了队员身上,陈勇甚至忘记了“中国情人节”这回事。幸亏身边有比较接地气的“高人”特意提醒,要给自己的爱人表示一下,他这才在手机上表示了一下祝贺。在这个节日红包满天飞的时代,记者问陈勇有没有给爱人发祝福红包。陈勇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还不会发红包呢,所以很不好意思,但是我的心意她是很明白的。”
  八年来陈勇和队员一起,已经潜心备战了两届奥运会。八年来各种形式的电子红包从无到有,直到今天几乎是妇孺老少都会参与其中。然而在追逐“更快、更高、更强”的奥运梦想征途上,陈勇可以带领弟子征服世界纪录的巅峰,却未曾尝试如此普通常见的娱乐和生活方式,这是何等的专注和执着!
  七夕这天,远在巴西的陈勇不仅不可能和妻子一起过节,甚至也没有心思给妻子发微信,因为他几乎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了弟子邓薇身上。“赛前我感觉到她有些紧张,通过对她这么多年的了解,她心里紧张与否,我心里也有数。一般她跟我说话比较快的时候,内心已经比较着急。”陈勇说,其实教练和队员一样,大赛当前不紧张是不可能的,而且教练赛前需要把所有可能发生的细节都要想到。“但是不能把紧张的情绪传递给队员,而是要明确告诉她应该怎么去缓解紧张的情绪,具体要怎么做。其实昨天晚上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睡没睡着,早上一起来就是忙着把各种要准备的事情做好,然后是开预备会,接下来就是一直忙到比赛结束。”
  不会浪漫的陈勇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把弟子夺冠破纪录的好消息与爱人和孩子分享,只是就一直这样忙着,还没来得及。“而且她不一定会看这个比赛的直播,因为太紧张了她可能会觉得受不了,经常是事后听别人说。”
  说到这里,陈勇认真地说出了自己的心声,“八年了,两届奥运会,我们聚少离多,感谢家人的付出,这让我非常感动,非常感谢她为我付出的一切。”
  在这个没有爱人陪伴的情人节,陈勇和妻子感受到的是彼此间的暖意融融。   

记者的情人节 见到稿就等于见到你

  来到里约热内卢的记者中间也不乏夫妻和情侣。
  徐征和李丽都来自新华社体育部,此次两人分工和任务各有不同。李丽在编辑部负责签稿,而徐征则负责排球项目。这已经是他们的第四次奥运会了。奥运会开始之后,他们一直保持着这样的生活节奏,一个人一直在外面跑,一个人一直在编辑部值班,见面的时间只有晚上,说不上几句话,也就疲惫不堪地睡着了。
  七夕节,两人根本没法过,“好像是晚上10点多才见到面。我早上6点多出门去排球馆,晚上7点多回来的。李丽不知道几点走的,晚上10点多回来的。回来的时候我已经在洗了,她好像还在忙稿子的事,基本没说啥话,我就睡了。”李丽则纠正了一下,“昨天我回来还算挺‘早’的,也就12点多吧。”
  当天上午和徐征一起在排球赛场过七夕的,正是李丽的好友、同学兼同事的妻子——本报记者陈思彤。  
  因采访结缘,这对夫妻已经结婚8年有余,一起采访过的大赛也不少。公兵说,“其实我们是一对货真价实的奥运夫妻,雅典奥运那年我们相识,北京奥运那年我们结婚,伦敦奥运那年有了小孩,我们两个的奥运情结比任何人都要浓。”
  刚到里约,公兵发了一条朋友圈。“爱情诚可贵,生命价更高!”十个字的朋友圈配上一条道路的图。在北京还没有出发的陈思彤看到朋友圈,“秒懂”。“我们不住一个媒体村,他拍的肯定是两个媒体村之间的这条路,里约治安不好,他是提醒我,没事就别见面了……”一语成谶,从到达里约之后,两口子各忙各的,只见了三次面,一号媒体村和二号媒体村之间的这条马路,真的成了难以越过的鹊桥。
  公兵开玩笑说,他最羡慕的人是孙杨,“她的动态我都得刷朋友圈才看得见,孙杨一天能见她一次甚至两次,甚至还能握握手拥抱一下,可我都四天没见过她了。我也听说她最近头疼病和胃病一起犯了,不过我太了解她了,她负责的项目,和她关系好的运动员拿了好成绩,她就可以一直给自己‘打鸡血’,不吃不喝不睡也扛得住,心疼也没用,看看稿我就当见人了,拜托你们多多照顾吧。”
  七夕那天,两口子擦肩而过,“我两点从马拉卡纳回来,接着奔跳水馆4点的比赛,跳水结束又得赶紧到游泳馆占座,我到游泳馆的时候他刚从赛艇赛场返回来。游泳太火爆了,晚上十点的比赛,如果七点半不到场馆里,就根本没有地方坐,而且因为游泳需要单独的门票,进门检票之后就只能留在小小的媒体区,这里除了矿泉水就只有咖啡,越喝越饿,我从早上六点半起床到那会儿,已经十几个小时没有吃一口东西了,强行逼着自己吃了一块巧克力保存体力,其实我现在才体会到,人饿到极限的时候吃东西真的会吐。”拼命挤上回媒体村的班车,陈思彤才想起来今天是七夕节,“其实还是手机淘宝推送七夕节特惠信息我才想起来的,拿着手机想发个信息,结果竟然站着睡着了,手机掉在地上。一位外国女记者看我可怜,让我和她挤在一个座位上,下车的时候,我发现她的头枕在我肩膀上也睡熟了。”而公兵则压根把七夕忘在脑后,“其实我早上还想着呢,但是一到赛场又忘了,一直到你来找我我才想起来,估计她也忘了,她现在心里装的都是她的运动员。今天这个时间,她应该又去游泳馆看她的包子(宁泽涛)去了,我还是等着看朋友圈吧。”
  现在公兵最盼望的就是游泳结束,“后面她应该能抽出时间去一趟水上赛场了,很多老朋友等着她呢,我们也总算能见个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