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竞技体育竞技新闻正文
 
磨刀石·断魂枪·四国杀——张掖拉力赛散记
发布时间:2015-08-06 来源:总局政府网站 字体:

    7月24日,张掖沙漠体育公园。2015张掖·中国汽车拉力锦标赛超级短道赛在此进行。
    交叉桥上的飞跳成比赛最大看点,大会设立的5米、10米、15米标示牌就像跳台滑雪距离标志杆一样挑动观众的神经。
    “飞起来了!哇,10米。”场下响起热烈掌声。
    一汽-大众陈德安/王洋在第四组发车,踩油门、过桥、腾空……一连串动作完成得非常漂亮,但不知为何赛车在腾空不久就俯冲式下坠,导致赛车水箱、前悬拉杆受到不同程度损伤,陈德安很是郁闷。
    “你知道吗?起飞前你收油了;飞的那一瞬间速度太快了,成绩最好的阿特金森(陈德安队友)才70迈,你87迈,太快了!更重要的是落地一瞬间,你踩刹车了!”
    “我踩了吗?不可能!”
    当赛车总工程师马修·芬尼给出电脑数据时,陈德安深深叹服:这“磨刀石”真是没白请!

磨刀石 提升车队战斗力

    “磨刀石”团队的名字叫:Prodrive,诞生于英国的一家知名赛车改装公司。上世纪末、本世纪初,斯巴鲁统治WRC,英美车队竞逐F1、宝马MINI世界拉力锦标赛摘冠夺银……所有的设计改装均来自这家改装公司。
    2014年一汽-大众车队经理、德安运动的老板陈德安赴英国寻求合作者时,除了Prodrive外,还有另一家知名改装公司。“最后选中Prodrive,不仅仅是因为它在业界的资历与地位,更重要的是它提出了一揽子计划契合我们的需要,特别是高尔夫7(以下简称:高7)赛车改装的知识技术产权由我们掌握这一点,”陈德安很是看重。
    在张掖维修区,记者与Prodrive团队负责人理查德·汤普森聊高7,他坦言:在与一汽-大众合作之前,他们从未改装过高尔夫拉力赛车。过去开发斯巴鲁、MINI拉力赛车,他们都用了一年半的时间。现在,六个月就要推出,而且出来就要赢,说没有压力不可能。
    2014年11月,高7首秀龙游拉力赛。汤普森还记得:最后一天下着大雨,高7夺冠的那一刻,“我看见好些人都哭了,那是兴奋、也是幸福的泪水,那一刻成为我参加中国拉力锦标赛以来最深的记忆。”

断魂枪 树立装备新标杆

    “最大功率350匹马力,峰值扭矩600牛·米,(柏油路上)从静止加速至100km/h仅需2.4秒。”
    WRC超级战车来了!高7的出现,的确给昔时霸主们带来不小的压力。
    “现在能够处在第二,我非常开心,希望能够保持住这个位置。对手的赛车太快了,我自己的身体状况也不是很好,因此不会冒险去追对手,也没有什么可能追得上。”这是CRC(中国汽车拉力锦标赛)的“常胜将军”、斯巴鲁中国拉力车队英国籍车手马克·辛吉斯在第一阶段比赛结束后发出的感叹。他说的对手就是一汽-大众车队的澳大利亚车手阿特金森驾驶的高7赛车。
    比赛成绩说明了一切。张掖站总共有9个赛段,阿特金森拿下了7个赛段第一,并且是以每个赛段平均20秒的差距拉开与对手的距离,“连影子都见不着,怎么追?!”
    若不是最后出现机械故障,这站的总冠军依旧归这位“澳大利亚人”所有。
    Prodrive对中国拉力赛带来的不仅仅是极具强竞争力的战车,还有他们的先进管理经验。第二阶段首轮比赛结束,驾驶10号高7赛车的李国静回到维修区,汤普森伸出大拇指以示夸赞。“这一轮开得非常好,油门踩的很有力,well done(干得不错)!”
    “您在维修区,他在赛道,您怎么知道他踩油门有没有力?”对于我的不解,汤普森的回答是:我们可以通过装载在赛车上的一张CF卡,读取每台赛车着车后的相关技术数据。说着,汤普森打开了他的电脑,在一个赛车软件上通过李国静与阿特金森对比,看到:驾驶9号赛车的李国静在平山湖、银河两个赛段,过弯时“油门开度”在不断向排名第一的阿特金森靠近。李国静最后拿下中国车手季军、全场第四,不仅队友、包括Prodrive团队都为他的进步感到高兴。

四国杀 开启拉力新时代

    上世纪九十年代、本世纪初,CRC有红河、百灵、斯巴鲁、万宇“四大豪门”一说,后来随着百灵、红河相继淡出,中汽联CRC CAR新政的推出,中国拉力赛进入“战国时代”。现如今,随着一汽-大众、上海大众、斯巴鲁、北京汽车同时参与CRC最高组别的较量,“四国杀”的时代重又到来。
    在刚刚结束的张掖拉力赛上,一汽-大众车队因为阿特金森功亏一篑,仅获联合会杯亚军、中国车手季军,习惯站在最高领奖台上的Prodrive团队很是不爽,其负责人汤普森更是在赛后晚宴上放言:我很不喜欢输的感觉,为北京站获胜我们共同努力!
    9月19日开战的北京怀柔拉力赛又将是一场残酷的拼杀。

(周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