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竞技体育竞技新闻正文
 
越野 越精彩-2003年中国越野运动回顾
发布时间:2003-12-29 来源:系统管理员 字体:
2003年是一个“越野”精彩年,中国人第一次组队参加了亚洲区域最难的马来西亚热带雨林挑战赛;第一次参加了越野界的奥运会―――巴黎至达喀尔马拉松越野赛;以及第一次举办正规国家级的场地越野锦标赛。

如果从1993年郑州首届汽车越野赛算起,历经11年坎坷的中国越野运动终于在这一年迎来了“万马奔腾,追风逐日”的壮观景象。
    有数字为证:1993年郑州首届汽车越野赛报名者不过30人,参赛车型仅北京2020一种;而在今年的全国汽车场地越野锦标赛上,仅广东花都一站,参赛的车达108辆,车型多达十余种。在去年中汽联对外公布的赛历上,记者能找到的越野赛事仅有二场;而今年光全国场地越野锦标赛便达六站,地方、俱乐部组织的赛事更是数不胜数。
    越野在今年的“升温与火爆”,除了是过去量的累积的一次释放,不容忽略的一个因素是:2003年是中国轿车、更具体说是SUV(多功能运动车)进入家庭增长最快的一年。
有部门统计,今年有国内14家汽车公司先后推出了自己的首款SUV车,像长城赛弗、郑州日产帕拉丁前10个月一直维持在月销1000至2000辆的水平上,而北京、广东两地就占了总销量近一半的市场。
    SUV,换言之,越野车在北京、广东的两地旺销,应该说与当地四驱文化的活跃有很重要的关系。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在国内以常年开展越野活动为主要业务的汽车俱乐部已达100多家,其中广东就有30余家,注册会员达万人。无论是竞赛、还是专业改装,最成熟的市场还是在广东。
    广东人玩越野,最早起源于九十年代广东对外开放的最活跃时期。各式各样的进口车首先由广东流入国内,让广东人早早地感受到了由汽车文明带来的种种魔力,个中的妙处再由到粤经商的港台越野爱好者传经布道,“越野”的星星之火开始燎原。
    较之广东受港台文化影响不同,北京越野的兴起,更多缘自于玩车人对北京2020相关的“吉普文化”的痴迷。1994年北京吉普爱好者俱乐部成立,会员便是一批以玩北京2020为基础的车迷群体。后来,这批人有的金盆洗手,但更多成了现在北京各大越野俱乐部的“中流砥柱”。
    文化、环境、渊源不同,两地越野人的玩法也很不相同。北京的越野部落主要以玩“旱地”为主,快速通过沙地、单边桥、爬坡……是他们的拿手好戏;而广东越野人则以“水路”为主,走泥地、过深水沟……是他们的强项。
    两地在国内越野运动的领军地位,以及不同的特长,在全国汽车场地越野锦标赛龙泉驾校总决赛赛场上表现得淋漓尽致。进入A组(排量2500CC以下)、B组(排量2500CC以上至5000CC以下)前十名的车手均来自北京、广东两地;广东车手在A组显示优势,北京车手则在B组显示实力。
    而今年中汽联推出的全国汽车场地越野锦标赛,参赛者不仅限于北京、广东两个地区。在总决赛之前的内蒙古呼和浩特、北京平谷、河南郑州、北京金港、广东花都五站比赛中,报名参赛的选手,就有来自广东、北京、云南、河南、福建、山西、湖南、内蒙古等10个省市近300位选手。
    虽说广东、北京选手在最后总决赛中显示出绝对实力,但像四川、云南等省市一些选手在分站赛中的不俗表现,仍赢得同行的称赞。乃至有专家断言:假以时日,“多强竞争”将会取代现在“两强争霸”的格局。
    2003年,中国越野界还出现了各地争办“长距离集结赛、越野赛”的热闹景象。汽车快速进入家庭,高速公路的四通八达,无疑是这类活动一经推出即受到市场追捧的重要原因,但专业素养的缺乏与安全防范意识的淡漠,已给这一成长中的市场留下了不少的隐患。今年十一黄金周,北京某俱乐部组织的跨省的旅游集结赛酿成死伤多人的重大交通事故,这提醒我们:越野运动市场亟须专业规范。
    越野不是冒险,越野更须尊重科学。
    进入岁末,中国车手卢宁军、罗丁在汽车制造厂商的资金、技术的支持下,踏上了参加2004巴黎――达喀尔汽车越野赛的征程。漫漫征途,艰险无处不在。无论结果怎样,卢、罗二人都将在中国越野运动史上写下历史性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