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竞技体育反兴奋剂新闻动态正文
 
伤病防不胜防兴奋剂屡禁不止骗子盯上了体操队
发布时间:2014-01-20 来源:反兴奋剂中心 字体:

体坛的麻烦事比较容易归类,对于运动员而言,最大的麻烦事有两样,一是伤病、二是兴奋剂。这是杀伤力最大的麻烦,当然传点绯闻啦、整出个性侵啦或是弄出个社会公共事件中出个风头啦都会给自己招来麻烦。

王濛伤别索契

近日,正在上海备战索契冬奥会的中国短道速滑队主力队员王濛在训练中不慎摔伤骨折。虽然总局很快就发表声明说暂不放弃王濛参赛冬奥,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王濛在索契冬奥会前复出的可能性已经是微乎其微。

据上海华山医院运动康复科主任陈世益介绍,经过专家会诊,针对王濛的骨折情况,保守治疗已经无效,因此会诊团队决定必须进行手术来对王濛骨折的脚踝进行复位固定,同时取出脚踝处的骨碎片。院方的手术方案是用钢板和螺钉在伤处进行固定。据悉,王濛的手术进行得相当顺利。据主治医生介绍,王濛的精神状态很好,但是伤势比较严重,手术后还要经过感染和肿胀的“考验”。从目前的情况来判断,医生认为王濛参加本届索契冬奥会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专家表示,骨折需要一定的愈合时间,“从王濛的伤势情况来看,手术后愈合与康复需要较长的时间来进行”,而索契冬奥会还有3周的时间就将拉开大幕。

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主任赵英刚等负责人接到消息后也第一时间赶赴上海,了解王濛的伤势和手术情况。赵英刚表示,“王濛这个时候受伤,我们觉得非常惋惜。作为冬管中心,我们非常关心和关注王濛的伤情,也希望她能够早日康复。”

据了解,冬管中心暂不放弃王濛参加本届索契冬奥会,但具体的安排根据手术情况而定。据速滑队领队刘浩透露王濛目前的精神状态不错,他说:“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情况还是比较严重的,下午我们一直跟王濛在一起。她的精神状态和表现都是值得称道的,非常配合医生的检查,也很冷静,虽然伤势很痛苦但她表现出来了优秀运动员的素质。每个人的恢复情况都会有所差异,这种情况我们也是尽全力去帮助她,她个人的意志品质和参赛的愿望都是非常强烈的。”

骗子冒充奥运射击冠军诈骗

前中国体操队队员肖钦的前女友王媞诈骗案刚刚尘埃落定,中国体操队的奥运冠军邓琳琳和何可欣几个月前也在另一起诈骗案中被骗:有人冒充射击奥运冠军易思玲打电话向邓琳琳和何可欣“借”钱,两人总共被骗走约四万元。邓琳琳、何可欣、易思玲都已经报警。

从相关渠道了解到,中国体操队和射击队的驻地相距甚远,队员平时交往很有限,但邓琳琳、何可欣和易思玲,在此前因为参加过一些活动而彼此认识。在几个月前,邓琳琳、何可欣接到了所谓的“易思玲”的电话,自称是有急用,需要借钱。由于之前在活动中见过几次面,并且在电话中,也感觉是易思玲的声音,因而邓琳琳、何可欣就答应了下来。后来,一个自称是易思玲朋友的人,亲自来到中国体操队训练馆,从邓琳琳和何可欣手中分别拿走了两万多和一万多现金。接下来这个自称是易思玲朋友的人就迅速“人间蒸发”。后来,邓琳琳、何可欣试图联系所谓的“易思玲”,并希望见到她本人,但后者不是以“不在队里”,就是“在学校很忙”(易思玲一边在国家队训练,一边在清华上大学)为借口,百般推脱。

 

在那之后,邓琳琳、何可欣通过朋友联系上易思玲本人,后者对借钱的事情一头雾水,但也意识到有人可能借着她的名义去骗钱。后来,易思玲接到自称是邓琳琳的人的信息,让易思玲亲自到公安局说明情况。易思玲对此感到十分可疑:为何这个自称是邓琳琳的人不亲自来射击中心,而是让她到公安局?为何这个人也不和射击队联系,而是和她本人亲自联系?这些疑问无法解开,易思玲将这些情况向队里报告。中国射击队自然不让易思玲去“赴约”。

而与此同时,邓琳琳、何可欣由于一直联系不上所谓的“易思玲”的朋友,她们心中也产生了很大疑问。在等待了一段时间后,邓琳琳、何可欣向警方报警。在之后,办案人员开始到中国射击队调查情况。日前,中国射击队已经就“有骗子假借易思玲名义,到处行骗”的事情向队里通报,要求所有运动员小心这类骗子,一方面不能轻易借钱给别人,另一方面不要将队友的联系方式告诉给外界。据了解,由于这个事情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邓琳琳、何可欣已经对于追回被骗的钱不抱太大希望,她们也不希望这个事情过多干扰到她们现在的生活和学习。但邓琳琳、何可欣表示会从中吸取教训,对骗子提高警惕。

埃菲莫娃面临禁赛

近日,欧洲泳坛传出重磅消息,据俄罗斯SovSport报道,该国蛙泳选手埃菲莫娃被查出A瓶尿样呈阳性,她的B瓶尿样还在等待检验。

问题尿样来自去年10月,当时是国际泳联短池世界杯分站赛期间。如果B瓶尿样依然呈阳性,那么埃菲莫娃将面临至少两年的禁赛,而且她的短池50米蛙泳和200米蛙泳世界纪录也可能会失去。埃菲莫娃现年21岁,曾获得2009年罗马世锦赛50米蛙泳冠军,2013年巴塞罗那世锦赛50米和200米蛙泳冠军,还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获得女子200米蛙泳季军。

厦马业余组亚军因作弊遭罚

同一个号码,不同的选手。在不久前刚刚结束的2014厦门国际马拉松赛中,业余组第二名、第六名和第七名选手当街更换号码牌,公然作弊,接力跑完全程。

近日,厦门马拉松组委会在接到相关举报材料后,经调查核实,确认这3名选手作弊行为属实。经研究决定,取消这3名选手的比赛成绩,并追加“两年内不准参加厦门国际马拉松赛”的处罚。据大赛组委会工作人员介绍,厦门马拉松业余组第二名14015号通过3人接力取得虚假成绩,偷换号码牌、芯片过程被摄影师拍下,第六名9059号选手通过2人接力造假,9059号选手还同时佩戴9061号选手的芯片取得虚假成绩。

在一家名为“全体育社区”马拉松摄影网站上,记者看到了14015和9059的作弊照片。14015的接力作弊迹象最明显。8点开跑后,一名戴墨镜的小个男子佩戴14015号码牌,8时42分,一名高个男子出现,照片显示,两人并排跑在一条跑道上,同样的号码,均戴一副黑色墨镜,小个男子用手捂住自己的号码牌,随后便消失在镜头中。9时48分,14015号码牌再次由第三位墨镜男子佩戴,最终,第三名墨镜男子冲过终点,夺得业余组第二名。组委会工作人员介绍说,民间力量在这次作弊举报中发挥重要作用。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机构发布大量马拉松图片,无意中为马拉松的民间监督提供了支持。在2010年厦门国际马拉松赛中,竞赛成绩前100名中有约30人因作弊被取消成绩和名次,30人中多为在校高中生,正是在高考加分、专业晋级等利益驱动之下,作弊者将“黑手”伸向了厦门马拉松赛道。

台棒球手性侵未遂

台湾棒球选手江子健,趁林姓女子酒醉,与友人将她载至汽车旅馆性侵未遂,江开车落跑,林姓女子报案,球队也马上出面解除合约。历经8个月时间,检方16日侦查结束,依乘机猥亵罪嫌起诉两人。

事发在2013年5月19日凌晨,检方指出,林姓女子与女性友人先是在一夜店喝酒,原本打算要回家,江子健提议去唱歌,一群人到KTV内继续喝酒。江当时明知两女在夜店已喝过酒,仍不断劝酒,还借机触碰她们的手,不让她们回家。后来一群人从KTV结账离开,被害人的女性友人自行离去,检方说,江子健当时和郭姓男友人,发现她喝醉倒在郭男车上意识不清,认为有机可乘,江男便说服郭男开车,一起将被害女载到汽车旅馆开房间,两人将女子抬上床后,江一人开始对其猥亵,后来对方惊醒才停止。检方指出,被害女子清醒后一度想打电话告知男友,但考虑到与两男共处一室,怕会触怒他们作罢,进而答应搭郭男的车返家,事后报警处理。侦查期间,两男均卸责,说词前后反复,15日侦查结束,依乘机猥亵罪嫌起诉江男;而郭男为帮助犯,一并起诉,建请法院审酌两男犯后未见悔意,从重量刑。

 点击查看原文报道http://sports.huanqiu.com/others/zh/2014-01/4771413.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