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全民健身动态信息正文
 
短道速滑“教练妈妈”带着折翼天使起飞
发布时间:2017-06-16 来源:中国体育报 作者:刘先永 字体:

  “大唐,你来帮教练妈妈整队,让大家穿好鞋后站成两排。”在黑龙江省七台河市特殊教育学校的操场上,教练张杰在做训练前的安排。
  这是一支由26名智障或听障儿童组成的短道速滑队,孩子们口中的“教练妈妈”张杰,曾是一名专业短道速滑运动员,获得过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冠军。这个昵称“大唐”的孩子叫唐春雷,是张杰和校长白兆祥商量后,从队中挑选出来新任命的助理教练。
  大唐喊了几声,但好多队员就像没听见,仍然各干各的。他顿时来了情绪,生起气来。一旁的张杰看到这个情形,赶忙走到大唐身边,“你是助理教练,需要在完成自己的准备工作后,帮助教练去做一些工作。比如看哪些队员没有穿好冰鞋,整理队伍,遇到困难不要发脾气,要和教练沟通。”慢慢地,大唐的情绪平稳下来。
  组队近3年,张杰就是用这种看似溺爱式的教育,帮助眼前这26个有着智力障碍或者听力障碍缺陷的孩子,开始了生命中一段全新的旅程,通过短道速滑训练找回了本应属于他们的快乐,“像大唐这样有智力缺陷的孩子,最害怕情感刺激,所以他生气时,绝对不可以刺激他,而是等他情绪缓和后,再慢慢讲道理。”
  果然,大唐在情绪平稳后,带着大家站队,等待教练的安排。这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工作,如果放在两年前,大唐是不可能完成的。智力残障4级的大唐在进入短道速滑队初期,和其他孩子一样,一直生活在自己懵懂的世界里。正是体育训练,为他们打开了思维和情感认知的大门。
  这个过程对于张杰来说,意味着他人无法想象的付出。
  张杰说,刚到学校组建队伍时,真是手足无措。26个孩子有的患有自闭症,有的是多动症,还有4名孩子是唐氏综合征,都存在不同程度的智力障碍或听力障碍。
  张杰清楚地记得第一次给孩子们上课时的情形,她讲什么孩子们完全听不懂,也不去听。有的对着天空自言自语,有的一直在做各种动作停不下来,更多的孩子是表情木然呆立,“那段时间真的非常无助,我都怀疑选择在这群孩子们中间开展短道速滑训练是不是有点异想天开。”在巨大的挑战面前,运动员出身的张杰又找回了当年在训练和比赛场上那股不服输的劲头,“孩子们无法理解集体口令,我就一个一个教,一个系鞋带的动作就教了孩子们三个月。”
  慢慢地,孩子们学会了穿冰鞋、脱冰鞋。但站在冰场上,他们依然害怕。由于智力缺陷,孩子们的协调能力都非常弱,多少次被孩子们撞倒在冰面上,张杰已经记不清了,她能记住的是每个孩子每一个进步的瞬间,“每次看到一个孩子有进步,我都会第一时间用手机拍下来,晚上回到家里记录下来。”好多次拍照的时候有的孩子控制不住身体冲撞过来,手机落地摔坏,“在教学拍照中摔坏的手机也有三四部了。”
  让张杰惊喜的是,随着孩子们逐步掌握了身体的平衡,能在冰面上颤颤巍巍地滑行后,原本一个个略显呆滞的脸庞,慢慢地绽放出笑容,他们也尝试着去表达情感。
  退役后,曾在日本学习体育康复的张杰用心记录着孩子们的每一点变化,她深信体育可以改变任何人,包括智障儿童,“智障儿童的康复是一个世界性难题,当时创建短道速滑队,我也只是尝试着用体育训练的方式介入孩子们的智力和情感认知康复,没想到他们变化这么大。”
  这种变化家长看在眼里,感动在心里。16岁的高萌因为出生时发生医疗事故造成智力障碍,一生气就抽搐,而每次抽搐都会使脑细胞死去一部分。母亲魏珺一度陷入绝望,看到女儿现在经常笑容满面,还学会关心自己和奶奶,这让她觉得生活重新燃起了希望,“孩子的奶奶长期瘫痪在床,她对孙女说,她的梦想有两个,一个是自己能站起来,另一个是孙女练短道速滑能拿世界冠军。”
  黑龙江是杨扬、王濛等短道速滑冠军的故乡,老人天方夜谭地想象着自己的孙女也能像她们一样成为冠军,没想到这个争气的孩子真的做到了。今年3月在奥地利举行的世界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上,张杰带着高萌和另外两个孩子唐春雷、聂双月,拿到了4个项目的冠军。半夜才回到家的高萌,迫不及待地把金牌挂在熟睡的奶奶脖子上。
  张杰说,组建短道速滑队时,她没想过参加比赛,没想到孩子们的进步这么大,第一次组队参加比赛就全都拿了冠军。回忆起这次比赛,张杰觉得比自己当年站在赛场上还紧张,她生怕这么大的场面和紧张的氛围刺激到孩子们。不过,让她高兴和欣慰的是,孩子们比她想象得更坚强,出发不占优势的大唐从第四一路追到第一,这让张杰喜极而泣。眼泪不全是因为孩子们得到金牌,更多的是因为孩子们战胜了自我,完成了生命中一次里程碑式的转折。
  在别人眼中,已经功成名就的张杰本应放松一下自己,但她丝毫没有停下脚步的打算。她想让更多的孩子有机会参加短道速滑训练,于是着手筹建技能培训中心,结合自己在智障康复中的经验,培养一批掌握智障儿童康复规律和体育技能的教练;她想到孩子们一旦毕业离开学校怎么办,于是向政府和学校建议,建立庇护工厂,让这些智障孩子毕业后进入工厂工作,能自食其力。
  很多人不理解,在日本学习、定居十几年,生活已相对安稳的张杰和丈夫董延海为什么选择回国,而且选择在一所特殊教育学校免费当公益教练。对此,张杰提到了恩师孟庆余对她的影响。
  一辈子都把精力放在当地短道速滑事业的基层教练孟庆余是七台河短道速滑辉煌事业的开拓者,张杰和董延海是他的弟子。2006年,孟庆余在送孩子们去哈尔滨训练的路上遭遇车祸去世,“多少次做梦都梦见孟老师叫我们起床、列队、训练。现在他离开了,我觉得我们必须回到家乡,为七台河的短道速滑做点什么。董延海回到七台河做了一名基层教练,因为我在日本学的是体育康复,就想着能不能用自己所学帮助这些智障孩子们康复,用体育的方式干预,会不会产生良好效果。现在看来,这个方式是可行的,虽然我还弄不清楚其中的原理,希望更多的专家能介入研究,从而帮到更多的家庭。”
  张杰喜欢一句格言: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在她眼中,体育就是洒进孩子们心中的那束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