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全民健身动态信息正文
 
记北部战区某旅一营三连上士 白玛旺杰
发布时间:2016-04-13 来源:总局政府网站 作者:何光伦 李祥辉 字体:

  “若不翻越连绵险峻的高山峡谷,就到不了水草丰美的广阔平原。”从小听着这句藏族谚语长大的康巴汉子白玛旺杰,从西南边陲入伍来到东北边疆,从山间小寨从军走进红色劲旅。
  10年来,白玛旺杰用雪山般圣洁的忠诚、牦牛般坚实的脚步、格桑花般乐观绽放的品格,完成了从学生到士兵,从士兵到精兵的一次次“突击”,被战友们喻为“一只振翅翱翔在北疆军营的雪域雄鹰”。

梦想 是前行的源泉

  “是鹰就要练就搏击长空的翅膀,是马就要磨就踏遍山川的坚蹄,康巴汉子绝不能当孬种。”从穿上军装的那刻起,白玛旺杰就决心做一名翱翔军营的雄鹰。
  梦想,人人都有,白玛旺杰也不例外,但追梦的征途并非一片平坦。刚入伍时,从海拔数千米的川西高原来到东北平原,巨大的高差让他出现了强烈的醉氧反应,总感到肚子里有气呼不出,恶心头晕,呼气困难,浑身用不上劲儿,新兵连第一次3公里测试,他因“醉氧”晕倒,跑了倒数第一。
  为闯过“醉氧”这道关,天生有股不服输劲头的白玛旺杰跟自己较上了劲儿,展开了“魔鬼式”训练。武装越野,早5公里、晚8公里从不落课;长跑训练,他在腿上绑铅块,背囊里装沙瓶,负重20多公斤,并用雨衣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每趟下来,都像蒸了一次桑拿,全身湿透,衣服都能拧出水来……
  正是凭着这股狠劲儿,不到半年,白玛旺杰就克服了“醉氧”,赢得了“飞毛腿”美誉,在营里“八一”军事大比武中,取得五公里武装越野第一名,成为大家学习的榜样。

挫折 是奋进的动力

  2008年,旅里选拔特战精兵苗子,白玛旺杰如愿入围。可不料,障碍场上的2米高墙,挡住了他的晋级之路。“高墙欺负我个子小,我要与高墙试比高!”从此,他几乎天天都去障碍场挑战2米高墙,身上留下片片淤青。
  当兵第三年时,白玛旺杰初登集团军特战精兵擂台。未曾想,第一个课目,他就因一弹之差而被淘汰出局。“不是运气不佳,而是实力不济!”分析败因后,他更努力了。晨曦微露,他便起早跑步练体能;夜幕降临,他又加班加点练力量。
  当兵第四年时,在集团军特战精兵考核中,白玛旺杰一路过关斩将。然而,在最后关头,他竟不慎摔伤,右脚踝骨骨裂,再次与“特战精兵”失之交臂。“雪域牦牛即便渴死也决不喝泥水,康巴汉子就算流血也不会流泪。”秉持这种信念的他,静养百日后,重返训练场……
  几年间,白玛旺杰年年申报考核,年年都“名落孙山”,他却不言放弃,依旧啥弱练啥,缺啥补啥,奋斗不止。2011年,他终于圆梦,跻身特战精兵之列。

担当 是军人的本色

  那年冬天,冰封林海,寒裹雪原,营里实兵演习硝烟正起。“敌指挥部在百里外,谁能涉险‘斩首’?”白玛旺杰请缨领命,带领尖刀班穿插敌后。
山高路险,驾车难行,只能徒步。两天一夜,未曾停息,抵近目标时,才发现敌警戒森严,只能潜伏待机。卧雪两小时,面罩结满冰碴儿,睫毛尽挂白霜,仍未有进展。正当白玛旺杰想活动一下冻僵的四肢时,突然狂风大作、林间飞雪迷漫,机会来了,他一跃而起,直扑目标……得胜回营,他双手冻伤面近30%。
  那年深秋,白玛旺杰休假回家途中,偶遇一村庄正发生火灾。他发现村民扑火组织无序,火势非但没减,反有蔓延之势。他一边报警一边冲向火场,大喊:“都停下,往后退!”
  村民们被这突然一喝震住了,都把目光投向了他。他自报家门后,便果断地指挥大家退到半山腰。尔后,将群众分兵两路,一路挖隔离带,一路沿火头两侧扑打,阻止火势蔓延。森警赶到后,见火已扑灭,不禁向他竖起大拇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