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全民健身动态信息正文
 
云南黄山镇玉龙雪山脚下村村争办镇运会
发布时间:2013-07-04 来源:中国体育报 字体:

    “特别热闹,从初二一直到初八初九。”
    “好多项目呢,篮球、足球、拔河、打跳、门球、地掷球,还有好多。”
    “场地的人里三层外三层,很多是全家都来,连几岁的小孩也来了……”
    大家说的,是云南玉龙纳西族自治县黄山镇的春节运动会,从上世纪60年代一直到现在,春节运动会已成过节的一个传统“重头戏”。

一对父子,让运动健身成为生活

    明年春节,黄山镇的春节运动会将由白华居委会金龙居民小组(金龙村)主办。通常,这个运动会是由镇里6个居委会和一个行政村,共63个自然村轮流主办,这一次还没有轮到金龙村。“我们强烈要求明年的运动会放在我们这里。我们正在翻新村里的路,还要整修操场,加盖墙壁和屋顶,建成灯光球馆。”村长和正光介绍。
    争办镇运动会,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金龙村的体育氛围本就非常好。
    天刚擦黑,金龙村的操场上,灯亮了,音乐响了,人们三三两两围过来,手牵手跟着节奏,很快就跳了起来。慢慢地,人越聚越多,不一会儿,30多人就围在一起“打跳”。后来的人加不进了,没关系,在旁边又跳了起来……
    “打跳”是西南少数民族的传统舞蹈,纳西语叫“兹搓啰”,在玉龙,每个乡村、社区开展健身活动时,打跳都必不可少。
    参加打跳的主要是阿姨、婶子、大娘们,操场另一边,小伙子、大叔,甚至还有头发花白的大爷,都在打篮球、打羽毛球。
    和盛根正在和爸爸一起打羽毛球,只有11岁的他已打得有模有样。“每天晚上7点半到9点半,不刮风下雨,我都会和爸爸来打球。”和盛根说,“我从7岁就开始打,很喜欢。”
    “放学了,不想让孩子在家看电视玩电脑,就带他出来打羽毛球。”和盛根的爸爸说。不会耽误孩子学习吗?“不会,我和他妈妈都很支持。”和盛根也说,“家里很喜欢我打球,我的功课也很好,上次考试,语文得96,数学92。”这个成绩,对于已是白龙潭小学五年级学生的和盛根算是相当不错了。“我小时候爱生病,个子也不高,后来爸爸就每天带我打球,现在我个子高了,也壮了。”和盛根笑说。 “以后操场修得更好了,球馆也有了,我还会接着打。”这是和盛根和爸爸妈妈共同的想法。
    操场是锻炼身体的“集散地”,但“郁闷”的是,有人却无法“享受”。
    47岁的和向南,以前是出租车司机,常年奔波和不规律的生活,使他体重飙升到105公斤,身体也越来越差。去年,和向南终于下定决心辞了工,“这次必须要好好锻炼一下了。”但超重的身体让他打篮球、打跳都很吃力。不过,这难不住下定决心的和向南,从那时起,他每天早上7点多起床后,顺着路走走跑跑将近一小时,“也想一直跑,但实在跑不动,呵呵。”晚饭后,再边走边跑近一个小时,就这样坚持了一年。
    “效果很明显,我现在90公斤,锻炼的这段时间减了15公斤。”和向南说,他现在走路比以前轻快了,身体也觉得清爽多了。“我还会坚持下去,现在觉得,锻炼身体真是太重要了。”

一对师徒,让镇运动会薪火传承

    61岁的和学群是五合夏禾村一位退休教师,是这十里八村响当当的“篮球教头”,也是最早参加镇春节运动会的人之一。
    “我从1968年开始打篮球,那时就参加镇运动会,后来越打越好,1971年参加地区球队,17岁还参加过云南省运动会”。
    别看和学群已年过花甲,可每天的运动量绝对不小,“早上6点起来,先跑5公里,然后做操,俯卧撑能连续做100下,手指撑50下,双脚、单脚跳各100次;晚上在院子里运球,有时间还会去村里的篮球场活动”。
    现在,除了镇里的春节运动会,无论寒暑假县里组织的训练营,还是村里、学校里的活动,只要和篮球有关,大家都会请和学群到场指点。因为体育,和学群认识了很多朋友,也有很多学生,张云龙就是其中之一。40岁的张云龙是镇体育助理员,也是春节运动会积极分子。
    “小时候父母就带我去看运动会,长大了,我也喜欢打篮球,还组织大家参加运动会。”张云龙说,他与和学群就是在篮球场上相识的。现在,张云龙当上了黄山镇的体育助理员,组织大家参加镇运动会更成了分内工作。不过,“拉起队伍”也不是那么顺利。“有些人年轻气盛,容易冲动,我就碰见过想和裁判打架的。”对这种人,张云龙也有一套办法,“我对他毫不客气,禁赛!除非他给我书面保证,才能继续打球。”
    张云龙准备把对体育的热爱传递下去,“我媳妇也打篮球,她1.75米,女儿今年上小学,我想让她打篮球,将来也能参加运动会。”
    “大家越来越喜欢体育,越来越注重健身,我们的运动会肯定会越办越好。”张云龙说。

(扈建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