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全民健身动态信息正文
 
资源 观念 机制——农村体育发展的三大引擎
发布时间:2012-03-13 来源:系统管理员 字体:

    农民体育既是新农村建设的重点,也是农村工作中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当前农村依然是全民健身中最薄弱的环节。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别提出了在资源、观念、机制三个方面加强农村体育工作,普遍认为这将是农村体育工作在现时期实现发展的三大引擎。

    资源缺失 路途漫漫

    云南怒江一直被认为是全国农民体育运动开展好的典范地区,少数民族地区本身对体育的热爱,加上当地政府把少数民族体育和现代体育融合在一起,每年都有各种各样的体育活动。

    全国人大代表、云南省怒江州政协副主席丁秀花肯定了这一点,但她同时不无忧虑地说,“现在农村,特别是边疆地区,缺乏体育场所,以怒江州州府所在地来说,一个民族自治州,连一块田径场都没有,这是制约当地体育发展的重要缺陷。”记者了解到,在怒江州下属的四个县当中,有比较完善的田径场只有兰坪县。丁秀花说,学校在修缮校舍之后几乎没有多余的钱去购置体育设施,所以就更谈不上让学校之外的村民共享体育设施了。近几年来,由体育彩票投资的“雪炭工程”很受村民欢迎,希望以后能够加大此类有效的资金投入到最需要的地方去。

    全国政协委员、山东宋江武术学校校长樊庆斌曾经在提案中不止一次提到农村体育资源配置问题。他呼吁尤其应继续加大对农村中小学校体育设施的配置,特别是对县级中小学学校体育设施的投入。“我做过调研,在东、中、西部的几个地市看到,一些县级中学的体育器材少得可怜。”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副市长刘敬民表示,体育设施从全国来看还是少,主要应把大型体育场馆变为农村、学校、社区里群众身边的体育设施,这一点可以向农村倾斜。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体育总局原副局长崔大林表示,因为我国东部和西部经济发展差距很大,我们也曾做过调研,在江浙一带,有的农村体育设施建得相当好,而在比较困难的西部地区,农村体育设施非常薄弱。我们注意到了这个问题,所以国家体育总局在政策扶持方面,也按照各地经济水平不同而有所不同。对于西部的扶持力度更大一些,对于东部则都是引导性的。

    机制缺位 有名无实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农村体育在村一级基本上是由村委会、乡文化站来组织,把体育融到文化工作中来做。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农村工作委员会副主任李成贵此前多年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从事农村领域的研究工作,他直言,“在全国目前还有不少地方,在农村体育的工作机构建设上,存在着头重脚轻的现象,沿海经济发达地区和经济发展缓慢的山区,差距更是明显;很多组织机构更是处于松散状态,除获得了“亿万农民健身活动”先进活动的乡镇较为实在外,其他行政村往往有名无实。”

    李成贵表示,这主要是农村体育在农村工作中“边缘化”问题,相关部门做出了很大努力,但是在其他部门看来,体育可有可无。

    主体意识亟待加强

    浙江大学中国农村发展研究院徐旭初教授认为,解决“三农”问题,要从农民主体的视角看问题。在农村体育领域,也应如此。

    “农村体育科学指导的根本在于他们自身,其他人可以引导、示范,但效果是短期的,长期有效的工作还要寄希望于当地,因此要注重培养体育骨干,”崔大林委员说,农村体育开展活动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则是因地制宜。

    樊庆斌委员说,是否可以由相关政策引导那些愿意去农村当体育教师的体育类院校毕业生到基层去,这样既解决他们的就业问题,同时也解决了农村体育教师短缺的问题。

    李成贵委员说,农民体育的发展需要方法创新,树立主体意识,我们要把从过去只重视农村体育发展的器材、物资、政策支持层次提升到关注农民体育发展所必需的心理、文化支持层次;只有把现代、传统、风俗很好的结合起来开展农村体育活动,才能真正影响他们的行为,增加他们的意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