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资讯地方动态正文
 
浙江省体育局局长郑瑶:唯有改革,才能破解体育发展瓶颈
发布时间:2018-09-11 来源:浙江省体育局 字体: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9月5日又是国家体育总局与浙江省人民政府在温州签订“联合开展社会力量办体育全国试点”协议一周年。这是体育领域深化改革标志性的大事,这项改革直击体育部门如何实施“管办分离”、体育如何更好参与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等命题,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9月5日—10日,由国家体育总局宣传司组织,包括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7家中央主流媒体的记者,参与“社会力量办体育”的主题新闻采风。
  浙江是资源小省。昔日体育的家底也一样,盘子小、起步晚、影响力弱。不过,早已今非昔比,这组数据就足可引以为豪:1984年中国参加奥运会以来,全国只有两个省份“届届有金牌”,浙江是其中之一;雅加达亚运会上,浙江健儿夺得23金,全国各省(市、自治区)的金牌榜高居第二位。国民体质综合指数位居全国第二,学校体育场地向社会开放、省级体育“创强”工作等均走在全国前列。2017年全省体育产业增加值526亿元,占GDP比重1.11%,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浙江体育的风生水起,源于深化改革。浙江省体育局局长郑瑶一语中的,“改革是唯一出路。唯有改革才能破解发展的瓶颈问题。改革没有旁观者!”显然,作为浙江体育“掌门人”,他对体育改革的成果有着更多新期待。
  郑瑶是个“老体育”,在这个领域前前后后浸润了20多年。他有深厚的感受和比照,新时代的体育与国家强盛、民族振兴,与经济发展、社会繁荣,与百姓的健康等等都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光靠体育部门办体育的力量已远远不够,必须借力借势!“体育部门缩身放权、体育社团强身健体、体育产业培育壮大”,郑瑶认为这是深化改革、借力办体育的关键三招。

  改革需要有突破口。温州“挺身而出”。去年9月5日,经过长达两年的酝酿、准备,国家体育总局与浙江省人民政府在温州签订“联合开展社会力量办体育全国试点”协议。温州是中国民营经济的发祥地之一,68万人遍布世界各地经商,还有175万温州人在全国各地走南闯北,温州人思路开阔、思想解放,之前温州已在社会力量办学、办医、办文化等方面进行了有益尝试和探索。
  “体育精神与温州人精神极其相似,包括拼搏、奋斗、协作精神,以及特别能吃苦、创新的精神等。这个事情肯定能办好。”温州市市长姚高员对此坚定信心。他表态,温州勇当“社会力量办体育”的探路者。
  政府、体育部门的思想认识到位了。作为“社会力量”主角的民间资本、社团组织等,能赶得上趟吗?温州凯易路马术俱乐部董事长张锋说:“做体育眼前赚钱是难的,但体育产业未来无限广阔。要有远见,也要有耐心。”张锋的观点,代表着有意投身体育产业企业家们的心声。
  一场由温州点燃的“星星之火”,正在照亮社会力量办体育的前程。该市登记备案的体育社团1866家,全年举办各类比赛活动超过5000场,成为全民健身的主力军;温州的社会力量还热衷参与办竞技体育,全市青少年体育训练机构达到24家,在训人数1844人,累计向省队输送102人;过去一年来,民间资本投入体育场馆设施建设资金10亿元,两家体育企业已准备挂牌上市。“以前,我认为政府有多大力,就办体育多少事;现在观念转变了,办体育不能光靠政府,更要靠社会。”这个试点的过程,市长坦言认识上“进了一大步”。

  这些初步的成果,作为一市之长的姚高员自然是看在眼中、喜在心里。温州所辖的泰顺县百丈镇,因体育而美、而兴,就是很好的典型。姚高员介绍,百丈是个山区小镇,交通不便、经济滞后,依托于绿水青山,由民间资本、社会力量投入打造运动时尚小镇,“辽宁省的皮划艇队、曲棍球队进驻训练,还包括其它不少省队。他们也成了百丈的风景。”去年,这个镇体育旅游人口35万人次,旅游产值达到1个亿。
  试点至今,姚高员用起步早、领域广、投入大、机制活、效果好评价温州“社会力量办体育”的特点。温州市体育局局长张志宏则从另一个方面,看待这一试点的价值:“老百姓的体育获得感、幸福感更强,‘体育让生活更美好’成为一种实实在在的感受。”
  而郑瑶则是着眼温州、放眼全省,从打造可复制、可借鉴的模板的角度思考这项工作。他认为,“社会力量办体育”温州试点是“星星之火”,而全省乃至全国推广则为“可以燎原”,“改革既要主动作为、积极作为,同时要完善顶层设计、稳妥推进”。
  “社会力量办体育”作为改革的重要内容之一,纳入2018年度浙江省委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工作要点加以研究、部署、推进。省体育局会同温州市政府,在建立健全指标体系、任务体系、政策体系、评估体系上下了功夫,以任务清单制明确今年的17项政策创新工作,以及29项重点工作,明确分工,挂图作战。“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大力推进‘管办分离’,体育部门、社会力量各司其职,分头推进,最终形成办好体育的合力。”从具体举措,省体育局开出了四字“处方”,即:放、破、扶、立。
  “放”的是原本属于体育部门握在手上的权力,“破”的是举国体制与市场机制融通的壁垒,“扶”的是政策上的支持力度,“立”的是体制机制上的新秩序。以去年为例,浙江全省举办1.3万场赛事,社会力量承办的占60%,形成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景象,提高了社会力量参与办赛的积极性。2014年以来,浙江设立省级体育产业引导扶持资金,原本资金库为5000万元/年,去年起提高至每年1个亿,累计396个项目受益,“以建设滑雪场为例,省级资金扶持100万元,而建设一个滑雪场实际平均投入需5000万元,相当于带动社会资本1∶50。”偷着乐的还是体育局长。
  从个别试点到逐步推广,从“摸着石头”到“顶层设计”,社会力量办体育在浙江正在加速形成一系列、一整套可复制的经验与模式。“最终的期许是‘1+X’,即在温州试点成功的基础上,X座城市获得复制与推广,社会力量办体育遍地开花。”这是郑瑶的憧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