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资讯总局动态正文
 
胸有丘壑 业有乾坤—深情怀念伍绍祖同志
发布时间:2012-09-26 来源:中国体育报 字体:

    告别是沉重而又忧伤的。2012年9月18日,一个令人悲伤的消息传来:国家体育总局原局长、原党组书记伍绍祖逝世,他生命的时钟停在了74岁。在中国体育界,伍绍祖是一个令人敬仰的名字。他是20世纪中国最后一任国家体委主任,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他的离开,将一份沉重和忧伤留给了所有体育人。
    从1988年12月到2000年5月,在他执掌中国体育的11年间,将中国体育逐步走向强盛,为如今的体育事业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新中国第一部体育法、全民健身计划纲要、奥运争光计划纲要,将中国体育带入了一个新的境界;正式确立了体育产业的概念,推动发行体育彩票,带动中国体育经济的发展……伍绍祖在国家体育主管部门任期内所进行的一系列改革,以及他所提倡和贯彻的诸多理念,依旧影响着中国体育的今天,这些注定会载入史册。


“他胸中有大局”


    “这几天一直没有睡好,总是回忆起过去的那些瞬间。”原国家体委专职委员兼竞技体育司司长吴寿章和伍绍祖同龄,也经历了伍绍祖在体育战线的11年,回顾过去,吴寿章无限感慨,“让我印象颇深、深受教育的是他的大局思想。”
    “这11年是国家改革开放重要的时期,体育事业也面临着机遇和挑战。当时伍绍祖就提出,要把体育事业作为全局发展的一部分,认识体育的功能、本质和作用。”吴寿章说,“他提出了体育事业的四个基本:以增强人民体质为基本任务,以群众体育和竞技体育协调发展为基本方针,以两个根本转变为基本思路,以体育法为基本依据。这样体育事业的发展就有了基本方向。”
    为了实现这个基本方向,伍绍祖开始着手为体育的大发展努力。吴寿章清楚地记得1992年11月7日这一天。“他把我叫到办公室说,体育改革是动力,事业也要发展,能否有个发展计划,起草个奥运争光计划,从现在开始到本世纪末,7年时间让体育有个大的发展。”随后组织了20人的队伍,起草了《奥运争光计划纲要》。这个纲要的作用在之后逐渐显现:1992年和1996年,伍绍祖两度率队亲征巴塞罗那和亚特兰大奥运会,均取得了金牌总数名列第四的优异成绩。
    在保证金牌数量的同时,伍绍祖提出,还要保金牌的成色,坚决反对兴奋剂。吴寿章回忆说:“在党组会上,伍绍祖明确表态,体育是为了保证人民的健康,要为了保证体育的纯洁性而斗争,兴奋剂必须‘严令禁止、严格检查、严肃处理’。这‘三严’方针延续至今。”在吴寿章的记忆中,1990年国家体委的第一份文件就是关于反兴奋剂的,此后伍绍祖对反兴奋剂年年讲,月月讲,每次会议都讲,并着手建立兴奋剂检测机构,制定规章制度,加大赛外检查力度。后来,因为反兴奋剂工作做得好,伍绍祖被国际奥委会请去做了经验介绍。萨马兰奇称赞中国是“反兴奋剂的模范”。

 

“他让中国体育走上法治之路”


    伍绍祖是在汉城奥运会之后接手体育工作的。对当时的局面,国家体育总局原政策法规司司长王鼎华记忆犹新:“那时就有人说,你们体委专管竞技体育,光看金牌,金牌少了,工作不行了。”伍绍祖上任伊始就明确指出:中国的体育工作不是为了争金牌,而是为了增强人民的体质;群众体育和竞技体育是普及和提高的关系。没有群众体育,竞技体育就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而没有竞技体育,群众体育就是无火之柴、无翅之鹰。怎样把这一思想贯彻下去呢?理论是行动的先导。没有科学的理论,就没有正确的实践。于是,制定相关的法律法规成了重要问题。
    “制定《体育法》问题,是1980年王猛任体委主任时提出来的。伍绍祖到任后,又组织反复研究、充实完善。那时体育界大都忙于活动,对于政策法规方面研究比较少。伍绍祖就明确表示:‘这是一个根本性工作,必须全力投入。’”王鼎华说。经历了多次反复地修改、完善,直到1995年8月29日的八届人大第十五次常委会上《体育法》全票通过。在此前后,伍绍祖又根据《体育法》,组织力量,并亲自主持制订了与之相配套的《全民健身计划纲要》和《奥运争光计划纲要》。自此,体育走上有法可依、依法治体的法制化轨道,为中国体育开创了全新的局面。
    “这也是中国体育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事。”王鼎华强调。


“他意识超前,认真细致”


    机构改革对于任何一届领导来说都是挠头的事。但在1997-1998年那次全国的机构改革中,面对从380余人精简为180余人的复杂局面,国家体委却进行得异常顺利。国家体育总局原办公厅主任刘元福用了八个字形容当时的情景:镇定自若、应对自如。
    之所以有这样的底气,还是缘于伍绍祖的超前意识,先于国务院部署,率先进行了机构改革,已经将380余人精简为240余人。“伍绍祖对大事有超前意识,执行操作非常认真细致。”刘元福说,“动员讲话稿就是我起草的,当时他对我说,这是一件大事,关系到每个人的切身利益,要搞好动员、认真操作。对讲话稿,他讲了四句话:意义要讲透;五十年成绩要讲够;上级要求执行起来要令行禁止、不折不扣;对每个人的安排要各得其所,留者安心,走者愉快。”
    对于工作的创新和认真细致,当时在机关党委工作的刘元福还记得这样一件事。1995年,上级将山西省繁峙县作为扶贫县。伍绍祖亲自考察,提出了“既要扶物质,又要扶精神,变输血式扶贫为造血式扶贫,以及从基础教育、从娃娃抓起”的扶贫新思路。此后,国家体育总局在每个乡镇都建立希望实验小学,有些他还亲自题写校名。“有一次,我陪繁峙县刘亚荣县长到他办公室,他幽默地对刘亚荣说:送你几句话,‘要想富先修路,少生孩子多种树,少修庙宇多办学,少吃补药多跑步。’”刘元福说,这些事虽小,但更能从侧面反映出伍绍祖的工作作风,不仅是对体育部门自己的事情,对上级交办的任务同样执行认真,而且还要创新发展。

(张旭光  部国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