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工作动态 > 正文
札幌亚冬会中国代表团团长:日韩进步超想象 中国短板怎么补
发布时间:2017-02-28 信息来源 : 冬季运动管理中心

第八届亚洲冬季运动会26日在日本札幌落幕。中国代表团以12金14银9铜列奖牌榜第三,被日本、韩国拉开差距。中国代表团团长高志丹表示,中国队一些年轻运动员有让人眼前一亮的表现,但最大的印象,是日韩的进步超越了我们的想象。面对五年之后的北京冬奥会,必须在基础设施、人才选拔、对外交流等多方面“两步并作一步走”,才有可能实现全面参赛、有所突破的目标。
总结亚冬会:有亮点,更有巨大差距

身为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的高志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赞赏了一些项目和年轻运动员在本届亚冬会上的表现,包括夺金的短道速滑、单板滑雪平行回转、单板U型场地、花样滑冰项目,男子速滑短距离新秀高亭宇,以及包揽冠军的男、女冰壶队和打出了水平获得亚军的女子冰球队。

“运动员教练员非常努力、尽力,但是通过这次比赛我们看到了巨大的差距。”他说:“日本韩国的进步超乎了我们的想象,可能和这些年他们冰雪运动的发展战略,和韩国备战平昌冬奥会,和冰雪运动、特别是冰球项目的职业化发展,基础设施的雄厚条件都有关系,有很多方面值得我们学习。”

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书记任洪国认为,在个别项目上我们在亚洲有优势,但是速滑、越野滑雪两个基础大项还是有明显差距。速度滑冰在索契冬奥会上实现金牌零突破,但本届亚冬会只获得1金1银3铜,其中只有高亭宇和韩梅两位小将的金牌和银牌有一定的分量。任洪国说,“大型运动会是检验训练的好机会,没比好肯定是有问题”,需要好好总结,未来在训练体制方面,还要解放思想,采取大胆的措施,对速滑进行改革。

中国冰雪运动素来“冰强雪弱”,高志丹表示,从本届亚冬会看,越野、高山、冬季两项这几个传统雪上项目并无起色,单板回转和U型场地这些比较新的项目,在亚洲参与到了一流的竞争里。

对于一年之后的平昌冬奥会,他们都认为,中国队的争金点仍然集中在短道、花滑、速滑短距离、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和单板U型场地等项目上。但任洪国直言不讳地说:“2022年不能光这几个点出成绩。”
面向2022:短板多,怎么补

自1980年开始,中国队一共参加了10届冬奥会,共获得12块金牌、53块奖牌,集中在5个分项上,其中有9块金牌和30块奖牌出自短道速滑,而冬奥会目前共有15个分项。兼任冬季运动管理中心主任的高志丹说,冬季运动短板很多,“三分之一项目没开展,三分之一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只有三分之一在世界高水平舞台上”,而2022年在家门口举办的冬奥会,我们要全面走上舞台,所以必须要恶补。

怎么恶补?

首先是基础设施、训练条件的保障。高志丹说,过去我们只听说冬季运动训练很苦,但是到实地一看,才发现这种苦超出想象,“有的训练雪场从城市往返要8个小时,还没有缆车,得用拖牵的方式上山,运动员滑下来之后原本上山应该是休息的,但还得绷着劲,训练效果就大打折扣”,而高山项目,国内一个高山雪场都没有。申冬奥成功之后,他们通过去国外练,和向国内一些私营雪场购买服务来改善条件。此外,还计划借鉴国外经验,利用过去的防空洞建室内雪场,延长雪上训练时间。冰场方面,在首都体育馆,短道和花滑都需要错时训练,而大道只能去外地,最近在研究利用首钢原厂房改建一个冰场。

其次,在人才选拔和队伍建设上,一是尽快在缺项上建立队伍,二是扩大国家队的规模,三是打破冬季圈子灵活选材。他介绍说,要跨项、跨界选人,到技巧、轮滑,甚至武术、田径、球类项目选苗子,把竞技体育的后备人才打通来考虑。这方面,都灵冬奥会男子空中技巧冠军韩晓鹏就是成功案例。包括在竞技技术方面,也在研究请技巧教练指导空中技巧等办法。另外,还要从社会上去发掘人才,与地方、企业、社会加大合作力度,比如冰球,就可以借助体制外的力量。

第三,在对外交流方面,申冬奥成功一年以来,着力加大了对外开放力度,国内冰雪协会和国外很多协会都建立了良好联系。去年聘请了30多位外教来中国队执教,是历史上最多的一段时间。有些已经取得成效,比如单板平行回转、冰壶等。同时,我们也把许多队伍送去欧美训练、比赛,亚冬会之前,大部分队伍都是在外交流。

高志丹强调说:“过去抓好抓的项目,现在要啃硬骨头。过去成绩上不来的项目,一定是有难度的,不管人才还是设施,我们先拿硬骨头啃。”

速度滑冰和越野滑雪,相当于夏季的田径和游泳,设项多,兼项多。本届亚冬会,速滑名将李承勋独得四金,占到韩国金牌总数的四分之一,可谓效率极高。任洪国说,面向2022冬奥会,我们也要培养基础大项的高水平人才。

三亿人冰雪蓝图:竞技普及建立良性循环

筹办2022年冬奥会是中国冬季运动发展的历史性机遇,“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蓝图也正是打动国际奥委会委员,令他们把票投给北京的重要原因。而竞技体育在提高运动影响力、推动普及方面具有引领作用。

本届亚冬会上,日本女子冰球队所向披靡,支持者众多。事实上,她们也曾经处于没有人才、没有观众的窘境,近些年,通过加强实力打入冬奥会,以冬奥会为契机普及冰球、扩大知名度,再争取更多资源,然后进一步加强实力,走上了良性发展之路。而“微笑日本队”的形象包装和推广也帮助她们吸引到了可观的粉丝群。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冰球近年来陷入“死循环”:因为人才少,所以队伍水平低;因为水平低,所以吸引力差,更招不到队员。

高志丹坦言,他去五棵松体育馆看过昆仑鸿星冰球队的比赛,“冰球那么激动的比赛没观众”,和同样在那里举办的篮球赛比,一冷一热,差别巨大。

在体育文化氛围浓厚的北京尚且如此,可见冰雪运动不出山海关的状况还没有得到根本性扭转。任洪国介绍说,冰雪运动“南展西扩”战略提了20年,但是推进起来困难重重。申冬奥成功成为一个提速器。虽然高水平竞技方面要有收获还比较难,但参与面会有明显拓宽。

高志丹说,在抓竞技的同时,他们也在加大对冰雪文化的宣传推广,制定了发展群众冰雪运动的规划。大众冰雪季已经举办了三届,众多现役和退役竞技明星上阵,覆盖省份和参与人数持续扩大。冬季阳光体育大会则面向年轻一代,今年也是第三届,已经有南方的孩子们参与进来。

“通过参与冰雪运动的实践,可能就有人会关注、会研究项目内涵,从而促进产业和文化的培育和发展。”不过他同时指出,文化的培育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竞技和普及形成良性循环需要良好的契机,更需要踏踏实实做很多事情。(编写来自:新华社)

【打印】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