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之窗 > 正文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航校故事(十一):贺兰山探险破滑翔万米大关
发布时间:2020-07-02 信息来源 : 安阳航空运动学校

滑翔运动是一种飞行员驾驶无动力固定翼航空器,用飞机或者牵引车牵引起飞,利用气流的变化在空中进行飞行竞技表演的运动。建国初期,在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关怀下,滑翔运动在我国开始快速发展,安阳航校作为我国滑翔运动的先发地之一,在六十多年的发展进程中,涌现出了很多朝气蓬勃、技术过硬的优秀滑翔人才,他们在军事、科研、竞技运动等领域为我国作出了突出贡献,安阳航校的傅廷方同志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之一。傅廷方同志生于1960年,河北省邯郸市人,1976年被空军招收为飞行学员,同年入保定航空运动学校学习三级滑翔,因成绩优秀而被留校。1982年2月被选入国家滑翔队,同年完成二级滑翔训练及银质证章科目,并留教于安阳航校,他曾多次获得国家级滑翔赛冠军、打破和保留多项滑翔纪录。

        自1982年到安阳航校工作以来,傅廷方同志刻苦钻研业务,拓展自己的知识面,在熟练掌握滑翔机飞行技术、飞机构造的同时,也对气象、地质等相关飞行知识有所研究,为深入探究航空运动奠定坚实的理论基础。

探索贺兰山 


    早期滑翔训练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创纪录飞行,这也是国家滑翔队的主要任务之一,为了创造更高的飞行记录,滑翔队员们开始了艰辛的探索。实现滑翔机高空飞行的唯一途径便是借助波状上升状气流,队员们先后奔赴全国各地上升气流条件较好的山区进行试验飞行,但进展坎坷,成效甚微。1984年底,安阳航校再次组成滑翔小分队,奔赴位于宁夏回族自治区与内蒙古自治区交界处的贺兰山进行试验。贺兰山海拔3556米,山势雄伟,有适宜的大气层结构和风向风速,可产生很好上升气流。
    当年24岁的傅廷方也作为滑翔员随队出征。在试验初期,他凭借着一身扎实全面的滑翔技术和勇往直前,无所畏惧的精神,作为队伍中的新人便被赋予了牵引机的驾驶重任。高空飞行困难重重:一是苛刻的天气要求,实验期间就遇到了历史上罕见的大雪和严寒天气,但是天气因素可遇不可求,只能在现场等待,随机应变。而另一个困难更加难以克服,就是高空滑翔对飞行员的身体影响。高空氧气稀薄、高空低温等环境因素都会对滑翔员的大脑和身体各内脏器官产生不可逆转的伤害,而这也更要求飞行员有良好的身体状态,即便是小感冒也不能进行高空飞行。这是因为感冒时耳咽管肿胀,在突然上升或下降中会出现无法忍受的头疼,甚至会导致血管破裂。滑翔小分队的成员们一次次的试飞,一次次的克服困难,但一直未能达到理想的飞行高度。作为牵引机驾驶员的傅廷方,在天上牵引当“陪练”时沉着冷静,保持专注;在地面研讨时,不断地向前辈们讨教,并根据试飞时的情况提出自己对于实验的一些看法以及建议。当自己独处时,经常换位思考,把自己放在主飞甚至气象的位置上来思考如何让实验更顺畅。
    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在一次实验飞行时,主飞滑翔员主动提议让傅廷方来担任主飞。傅廷方抓住了机会,第一次担任主飞便成功飞行,在前辈们的关照提携下,他迈出了创造滑翔高度亚洲纪录的第一步。当上主飞的他既感光荣但更感责任重大,就要直接面对创纪录的飞行难题。傅廷方和队员们一起抓紧时间磨合训练,边飞边查找问题,解决问题。原有供氧设备由于材质问题限制了飞行高度,超过限制高度供氧设备就会漏气甚至裂缝;保暖设备也不是很理想,按照海拔每升高100米气温就要下降0.6℃计算,更别提后面破纪录的万米大关,即使是超过8000米高度时,滑翔机内部的低温也足以影响驾驶员身体状态,甚至危及生命;牵引绳长度是否还能再短,等等各类问题。队员们一次次试验飞行,一次次的改良,根据计算出的高空低温数据改良供氧设备,更换保暖设备的材质,确保达到一定高度时人机安全;为了更好地穿过波状气流前的乱流层决定在安全有保障的前提下缩短牵引绳的长度;仔细排查飞行器的各项指标……大家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傅廷方说:“队员们苦中作乐,开玩笑地对他说,问题不大,你只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就行了。”

不畏严寒突破绝对高度11117米


        19841229日,终于等到了一个符合产生波状上升气流条件的好天气,机不可失,滑翔小分队当机立断决定马上升空,在牵引机的牵引下经过颠簸的乱流层,傅廷方顺利地找到了波状上升气流,在脱离牵引机后,他驾驶滑翔机在上升气流的协助下不断爬升,作为驾驶员的他十分的兴奋,但随着海拔的不断上升,气温也在不断地下降,当飞到数千米时,飞机机体已经开始轻微结冰,驾驶舱内部温度急剧下降,即使在保暖及供氧设备正常工作的情况下,傅廷方也感受到了低温侵袭,在太阳光照射不到的驾驶舱侧,温度下降得更快,在空中的短短几分钟,睫毛上就结了一层冰霜,飞行服拉链也被冻住,手指僵硬。随着飞机上升到一定高度,受气压影响飞机机身发出了轻微的响声,但为了给实验收集更多的有用数据,在和地面沟通后,他继续向上攀升,在高度专注的情况下,他已经忘记了寒冷的环境,稀薄的空气,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实验项目里,在飞行达到绝对高度11117米和升高高度8190米时地面工作人员考虑到继续上升将面临气流、温度以及供氧等不可控因素太多,担心驾驶员安危,便拒绝继续上升,要求返航。随着傅廷方驾机安全返航,这项成绩最终定格在了绝对高度11117米和升高高度8190米,突破了男子单座万米国家滑翔记录大关,创造了当时的亚洲滑翔飞行高度记录,顺利完成了探索波状上升气流的任务,完成了一枚宝石证章科目,被称为亚洲飞得最高的人。

傅廷方突破万米大关落地后照片

返航之后,他走下飞机与工作人员拥抱庆祝,才发现自己身上半白半黑,在阳光未照射到的半边身子上已经结上了一层冰霜。通过这次飞行,为国家研究波状上升气流提供了重要的数据,为滑翔事业的蓬勃发展提供了帮助。这次破纪录,不仅让傅廷方教练获得了为国奉献的成就感,更让他对滑翔运动以后的发展充满了期待。

19841229日,傅廷方(左二)打破男子单座国家滑翔纪录,飞行绝对高度11117米,与机务人员合影(左起)付建国、傅廷方、李光荣、李德法、李庆厚

采访中他谦虚地表示,能够成功破纪录一方面是自己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断加强锤炼自己的飞行技术,认真钻研飞行理论,另一方面也少不了老前辈、老教练们的教导和提携,给了他一个展示自己的平台,他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



1985年《中国体育报》的报道

在以后的工作中,傅廷方同志没有躺在功劳簿上,而是更加专注于提升自己飞行业务能力,在专业上精益求精,19854月被任命为国家滑翔队副队长,同月首次代表河北省滑翔队(因国家队不能单独组队参加全国比赛)参加全国滑翔锦标赛,取得多边竞速冠军,同年5月被授予“国家级滑翔运动健将”,同时又被送往德国圣彼得堡滑翔学校进行深造,学习长途滑翔。由于成绩突出,19866月被任命为国家滑翔队长,同年8月份完成所有金质证章科目。19916月再次代表河北省队参加全国滑翔锦标赛,荣获多边竞速冠军。19942月至4月间同时受训于国家体委在武汉体院举办的高级教练员岗位培训班,取得滑翔高级教练员岗位合格证。并于2003年至2013年间取得了飞机、单发陆地、仪表、滑翔机、直升机R22、R44、直升机HU269、直升机EC120B、直升机EC135、直升机Bell206、直升机Bell407等数十种机型的执照。自1982年以来,傅廷方任国家滑翔队教练员、副队长、队长期间,培养出4名国家健将级滑翔员,4名全国滑翔锦标赛冠军,1名全国滑翔锦标赛亚军。自1992年学校开放对外籍学员培训以来,又为日本、香港、台湾、纳米比亚空军等培养出飞机类学生112名,滑翔机类学生99名,均完成民航总局所规定的大纲训练课目,并取得由民航总局颁发的私用驾驶员执照,为学校赢得了荣誉,同时在对外籍学生的培训上也积累了可贵的经验。特别是获得了民航局特批,成为唯一一名有飞机、直升机、滑翔、运动四类考试考官资质的教员,业务能力受到了业内的肯定。
    飞行了四十四年,傅廷方同志把自己青春激荡的岁月献给了我国航空体育运动,而像他这样的航空人还有很多,都在为我国航空体育运动发展默默奉献,他们拥有强烈的家国情怀和永不服输的精神,激励着新一代航空运动人不断拼搏。新一代航空运动人,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使我校的滑翔运动重振雄风,再创辉煌。让更多的人参与到航空运动中来,感受航空运动的魅力。为我国的军事、科研、竞技运动等作出新贡献。
 

【打印】    【关闭】
×